毛耳朵

【昕博】和一个智障谈谈爱情 上 (支教梗/就这样)

故人: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还是有小伙伴说搜不到号,我就转过来啦。




顺着我啥也找不到:







嗨,热衷于小号的我来了。




觉得一次性写有点长,我懒嘻嘻,你们将就着,喜欢看求小红心评论,不喜欢看略过就ok^^




不要关注我^^




----------------------------------------------




01
方博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新鲜的泥水,一手拎着行李箱,一边呸呸呸的喷了好几口。




无语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次坑次坑停下的小型拖拉机,方博噔的一声放下自己的行李,目光灼灼的盯着手忙脚乱的从拖拉机上下来的男人。




“喂---”




那人只单穿了件白色的衬衫,不过估计是刚刚去泥里滚了一圈脏的不得了,穿的牛仔裤也一只腿长一只腿短。




方博顺着一身邋遢像的人字拖一路向上,最后还是定个在了那个笑的开心的嘴脸上。




……大哥我被您溅了一身水您还这么开心啊?




长得是不错了那么一点点,但也不能这样没素质!




正想插着腰好好的把之前得知要来支教的消息的时候的不爽的感觉好好连带着这件事发泄一番,手刚抬起来就被那人的话给用水狠狠熄灭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今天第一次出来开拖拉机,不熟。”




“……”




良好的认错态度加上长得是不错,就是脏了点,方博能感觉到自己头顶似乎飘出了几缕被熄灭的青烟。他叹了口气,随意的摸了摸脸拎起自己的行李箱说了句没事儿就继续拉着箱子次坑次坑的拖走了。




“诶!小圆脸儿,你去哪儿?要不带你一程??”




声音从背后传来都像飘起来了似得,方博一脚踏进小泥潭里,溅起来的水花再一次糊了自己一脸。




虽然很想转身就张牙舞爪的质问叫谁小圆脸呢,忽然又转念一想不行。




自己刚来这个小村子确实不太认识路。




于是一脸幽怨的扭过头拖着自己的小箱子三两步走到依旧傻笑的那人的身边,不快的开口。




“莲花路小学,麻烦您了。”




02




“你是今年来莲花小学支教的啊?”




年轻男人看上去心情颇好,开着拖拉机突突突作响,方博觉得自己的人生阅历上又可以多了一笔,是关于第一次做拖拉机的。




“是的,不过我应该只用待在这儿半年。”




那人像是恍然大悟般夸张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段时间忽然笑着扭过头对着自己说话。




“太好了,我也只用呆在这儿半年了。”




欣赏着乡间小路难得一见的风景,方博胡乱的嗯嗯了两句,半天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你也是来支教的??”




“对啊!你看不出来我这么玉树临风相貌堂堂……”




扯着嘴角无语的看着那人开着拖拉机还一边跑火车,方博开始怀疑人生。




“诶小圆脸儿,你教什么的?”





叹着气搂紧了自己的小背包,方博翻着白眼念念叨叨的嘀咕着别叫我小圆脸儿我有名字,一面又回答了声是教语文的。




“诶,我叫许昕,教数学。”




撑着下巴奇异的看着不远处的水田里一直吃草的水牛,方博嗯了几句,说自己叫方博。




“方博儿?




“嗯……你是北京人吗怎么叫别人名字都带儿化音?”




“不啊,这样叫显得亲近哈哈。”




许昕还真的很喜欢傻笑。




方博一边从拖拉机上拽下自己的行李,无语的看了看从另一边下来的许昕。




正想提着杆子就咕噜咕噜走的时候,许昕一把从自己手里拉过拉杆箱,走在了自己前面。




“哈,这就当做是方老师来的时候的福利啦。”




说着还回头冲着方博挤了挤眼睛。




“有这么帅的人给方老师提箱子是不是很幸福啊?”




方博搂紧了自己的背包,很想一脚踹死许昕这个只会跑火车的数学老师。







03
这里的环境真的比自己想象得差的太多了。




许昕拉着自己的提杆箱带着自己在这个莲花小学校里晃荡了一圈,一圈下来方博就没差点红了眼睛。




午休的时候孩子们都拥在操场上玩儿,方博去看了看他们的小教室,桌子凳子都是反反复复修钉过得,黑板也只有小小的一块,粉笔也是七零八落的散在桌上。




刚刚在路上许昕跟他念叨着这里的孩子都是些留守儿童,要不就是孤儿,从小不是一个人住着就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




许昕次坑次坑拉着箱子走到操场上中气十足的大喊了一声孩子们,那些年纪小小的小孩儿就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兴奋的大叫着老师老师。




方博看着许昕坐在还是黄土的地上从兜里一大把奶糖给他们,实在忍不住背过身偷偷摸了摸眼泪。




“诶,方老师?”




慌忙抹了抹眼泪,方博转过头看着还在笑的双眼。




“方老师这么感性哈。”




听着口无遮拦的打趣,方博看着染了一身泥土的许昕没有说话,大眼睛使劲眨了眨低过头拽过自己的箱子就走。




“诶!方老师!方博儿!”




许昕跑上来跟上自己的脚步,轻松的说到,“也没事儿啊,至少现在,他们也挺开心的。”




“你别伤心。”




似乎是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方博扭头看了看。




“脏死了。”




下午的时候试着给这些小孩儿上了一堂语文课,这些孩子出乎意料的乖,知道的也挺多的。




下午和孩子们一起捧着食堂阿姨做的饭菜一起坐在教室外的地上小口小口咀嚼着,方博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贴近自己的内心了。




唏哩呼噜喝完了汤,没想到洗完澡的许昕搬了张小板凳就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刚洗完澡,他的身上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沐浴露的香气,方博轻轻嗅了嗅觉得挺好闻的。







04
“啧啧啧,终于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了。”




估计是受了这个人不到一天的感染,话说出来句句都像怼人似得,方博把碗递给了来收碗筷的小孩儿,顺便揉了揉他的头。




“那可不是。”




“这小学,就你一人教书啊啊?”




“那倒也不是,你来之前也来了挺多人的,不过估计都干不下去了吧,反正走先走了。”




“估计政府最近又得想着调人过来支教。”




许昕伸直了腿,随手呼噜了一把方博的后脑勺,笑嘻嘻的开口,“下午就想摸摸了,你后脑勺儿看着特可爱。”




默默做了个鄙视的表情,方博没有回击。




“那你呢?你不觉得累吗?”




“啊?这还好吧。”




乡下的天暗的很快,晚饭后没几十分钟的功夫天就黑了小半个,许昕先是起身将孩子们全部赶回了宿舍中,拿出放在高处的小卡叫他们在宿舍好好玩着,有重新折了回来坐在方博的旁边。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




“其实,我觉得真的还好。”




半暗的天空下空荡荡的,仿佛就他俩人似得,方博眯着眼睛撇了一眼同样坐着的许昕。




逆光的侧脸格外的好看。




“可能,和我自己也有关系吧,我也是孤儿。”




小小的啊了一声,还是觉得不妥结结巴巴的开口想要安慰一下这个看上去总是傻乐的大个子,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反正我自己申请来这儿了,不过,和你一样。”




许昕吸了吸鼻子。




“还有小半年,我真的要离开了。”




无言的月下总是闲的有些孤寂。




方博洗完澡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踩着鞋子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头发穿过黑漆漆的大厅,看见教师宿舍的暖黄色灯光莫名觉得暖心。




一开门,就看到许昕正翘着脚倒在另一张床上看手机。






05
“……”




“诶方博儿你洗完了啊?”




“嗯……”




那人起身放下手机,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吹风机递给自己,等着自己打算伸手去拿的时候却又收了回去。




“嗯?”




水滴顺着脖子滑下流进衣领里黏黏的,也有顺着滑进了自己的眼睛里,方博眯了眯眼睛有点难受的眨眼。




“算了,我想了想。”




许昕把方博拉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低身插上了插头。




“我觉得还是我帮你吹吧毕竟这是……”




之后的话被吹风机一下子忽的一声轰鸣吹的干干净净,方博一点也没听到。




向后伸着手打算自己吹没想到手就一下子被握住了,那人得手指暖暖的环在自己的手腕处。




莫名的有些脸红,嘟嘟囔囔的收回手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摇晃着腿。




要不是博哥看你可怜,哪儿还会把后脑勺借出来给你乱揉!?







吹完了之后俩人凑在一起玩了一会儿方博带来的大富翁,嘻嘻哈哈的互相嘲笑了许久。




反正最后两个人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话同房不共枕了,窗帘指侃侃拉了一半,还有一半落进来的月色撒在地上淡淡的银白色挺好看的。




方博拉紧了被子盖到下巴这儿使劲嗅了嗅,似乎是和许昕同款沐浴露的味道。




这家伙不会拿沐浴露洗的被子吧??




扭头看了看对床的许昕侧着身子躺着看不清脸,方博也跟着翻了个身,听着许昕静静地呼吸声。




觉得浑身都挺累的,方博细细回想了一下早上好笑的经历,心里念叨着认识许昕也挺不错的。




呼。




轻念出声。




“晚安。”




似乎在自己入睡之前也听见许昕低沉的一声,晚安。






------------------------tbc----------------------




一会儿晚安,我写会儿试卷




only23天^^





评论

热度(17)

  1. 魔法少女郭德纲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毛耳朵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4.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5. 故人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