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故人: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触雷区的话真的抱歉了




平行生活




__________________




01




最近运气不太好,出门给水呛了喉咙,踩了水坑差点滑倒,忘带外头冻成狗。








又或者,和男朋友的妈妈在同一家衣服店遇到。








有加点料儿,好巧不巧,都是为了给这个男朋友,拿了同一件衣服。








就是看不上我这性子。方博想。








他活了这么久怼天怼地的,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宠着他护着他让他胡乱来的男朋友,就跟小说全线剧情火力全开一样。








一辈子没吃过钉子的方博,在男朋友妈妈身上吃了鳖。








我也不是没做过退步,是吧?








也是,至少从前脏话不离口,第一次见面就被那句恶心的同性恋和长辈差点吵起来,到现在还能趁着脾性唯唯诺诺的叫一声阿姨好。








然而落在脸上毫不留情的巴掌到让方博一下子泄了气,他望了望窗外将落未落的太阳。








他有些想不懂,也不明白,一件事情的对或者错到底是拿怎么样的标准去衡量好呢?明明我和许昕在一起很好啊,为什么到了她那儿就成了不伦不类呢?








爱情里的小霸王此刻垂着尾巴,灰溜溜的游荡在大街上。










02




也太不给面子了,下手真狠。








右半张脸肿的跟个猴屁股一样,歪歪嘴疼的方博嘶嘶的直抽气。他仔仔细细盯着镜子里自己这张脸好久,没心没肺的感叹这张帅脸不复存在。








手机里和许昕的聊天也只停留在前天。








自己好像是跟许昕发火了,发了句能别说了吗,那头就在也没回音了。








真真正正卸了力气,烦闷的闷哼一声,嘶哑咧嘴的给自己泼了点冷水。仗着自己也没谁心疼了,生气的倒在床上打开宾果消消消。








要不然真分手了吧?








方博是个怕麻烦的人,不顺心重来,不喜欢再要,头发打结了也没必要一直不舍的往下梳。








干嘛非要给自己找麻烦呢?








分个手说拜拜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屏幕上的胖女巫早就举着棒子啾啾啾的把三分之一糖果都变成了冰块。








翻了个身烦躁的叹了口气,肚子饿的咕噜噜叫,许昕的名字都已经咬在了牙关口,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03




晚饭是昨天的冷菜。








方博没心情吃,咬了两口菜梗觉得胃疼,逃家似得又滚回床上抱着胳膊,打算自我安慰一番的时候床头的手机不要命的响。








是许昕。








这时候脾气哗的一下子上来了,脑子满满都是你妈欺负我连你也不让我好过的念头,眼眶几乎是一下子就红了。








方博缩着膝盖弓着腰坐在床头,抽吧抽吧鼻子恶狠狠的把许昕上上下下嘴巴上伺候了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笑的和傻子似得人伸手按掉了通话。








“方博,在家吗?”








“灯亮着呢,在家怎么不接电话?”








“今天是不是和我妈碰着了?”








“吵架了?怎么样了吗方博?理我下啊。”








“方博。”








手机咯噔咯噔的响着闹得方博觉得自个儿脸一跳一跳的疼,胃也是。他看着微信一条一条的往外蹦,看着最后一句话眼泪珠子不要钱的往外蹦。








“方博儿,乖,出了什么事儿都有我疼你。”











04




是真没想到他在楼下等了自己好久,方博扣着床单压着嗓子结结巴巴的和许昕接电话。








“今天晚了……要不,要不明天再说吧……”








“方博怎么了和我说好吗?你平时不这样啊,你别这样。”








“……”








“方博儿……”




脸上那点儿伤没处理的后果是看上去可怕的要命。下楼的时候方博有点担心,打开铁门的时候磨磨蹭蹭的侧着脸不肯再靠近。








裹紧了身上的薄外套。








“有什么话非得这么晚讲……”








“这还是你吗昂?”








嫌弃方博穿的太少,许昕走上去握住方博的手,果然是凉凉的,他干脆拉开自己的大衣拉链敞开衣服把人全部裹了进去。








“嗨……嗨呀……”








许昕去蹭方博的头,可是这人扭来扭去就是不肯抬头看自己。








“你怎么了?”








看到方博右脸红肿一片许昕觉得自己有有点崩溃,随即而来的是浪潮般的愧疚感,他内疚的捧着方博的脸轻轻的朝着他的右脸吹了口气,心疼的上手摸了摸。








“我妈打的?疼吗?”








小炮仗此时此刻却是分外的乖巧,许昕到希望他能像往常一样生了气受了委屈能在自己这儿噼里啪啦炸一通,也比这样闷在他怀里不肯和他说的好。








方博声音闷闷的,难得乖顺的贴在他怀里。








“没事儿,不疼。”












05




“你知道吗许昕。”








对面的人正在给他上药,动作轻柔的要命,眼神里带着星星,方博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我不是没想过分手。








他不知道他要是这话一说许昕回事什么反应,会惊讶还是冷静,还是说他也这么想的呢?








“嗯?是疼吗?那我在轻点儿。”








方博拉掉许昕的手,委屈巴巴的很疼,趁着许昕心疼的凑上来给他呼呼的时候趁机把人扑倒在沙发上。








唇齿相依的触感让方博着实温暖了一把,他撬开许昕的牙关,舔过他软软的嘴唇。










“方博儿。”




“嗯。”




“我在。”




“……好。”









fin




抱歉


评论

热度(28)

  1. 毛耳朵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故人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