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05)

坂田小春卷:

——abo*ooc* 相看两相厌* 强强互怼    


      


       星期五,早上九点,距离周末聚会还有两天。




  马龙这个名字在退出张继科的视线多年后,又大张旗鼓重新贴在了他脑门上,比如乒乓球队的各路神仙都开始热络的联系起他,就连许昕都一天三个电话,问来问去聊来聊去都不外乎同一件事:马龙会来吗?人过的怎么样?孩子叫什么名?......拜托,他张继科又不是马龙的监护人,哪知道这么多陈年芝麻烂谷子破事。即使心里冒着火,语气还是四平八稳交代,龙仔私事我也不好多说,到时候他来吃饭你们问呗。




  神仙们哪敢问?




  不开口就已经是消失了五年,再开口问,万一触了逆鳞,彻底老死不相往来怎么办?马龙在时是队里顶天立地的中流砥柱,马龙走了是队里绝口不提的一根刺。说不伤心是假的,十几年的交情,就一封退役信落花流水随风去,任谁都是红着眼梗着脖子不相信,日子却也这么过,一年,两年,三年......年复一年,那愤怒积累成了难以言喻的遗憾,如今这遗憾重新浮出水面,更是近乡情怯了。




  昨晚上参加了个节目录制熬到凌晨两三点才回来,大早上就被门铃声吵醒,睡眠不足的张继科阴着脸翻个身,把头捂进被子继续睡,哪想门外的人也是铁了心,按门铃没反应反倒踹起门来,这阵势不像是来登门做客而是来拆房子的。张继科从被子里弹起来,两手使劲搓着自个头发,骂了声我操,才慢慢悠悠走去开门,脸色沉得能滴水,一见着门外面那张脸,赶紧把风雨欲来的怒气收了个净,喊了句,“玘哥,你怎么来了?”




  陈玘手里提了两个保温壶,他也不进来,就站在门口把保温壶塞给张继科,捏着嘴里那根烟扔进垃圾桶,咳嗽两声才说话,”继科,这是你嫂子熬的汤,一壶是骨头汤,一壶是鲫鱼汤,小孩喝了补钙,喝鱼汤时让龙仔注意着点刺,虽然你嫂子把鱼刺挑了,保不准还有漏的,别给孩子卡着了,那天电视上看龙仔都瘦的有下巴了,带孩子是辛苦,让他多吃点饭,把汤都喝了......“犹豫几秒,他才接着道,”还记着跟他说,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忙的时候就来家里吃个饭吧,来尝尝他嫂子的手艺。“




  一番话浇下来,张继科那点微不足道的起床气全散了,他想起马龙闭口不谈他们的冷漠,又想起马龙退役后那阵低迷的日子,本该有的欣喜打了场空。




  马龙你这个两面派你看,你伤了多少人的心,偏偏这群家伙不吃教训,还他妈对你掏心掏肺,尤其是面前这个养猪养傻了的傻逼,你这个混蛋,自私又无耻的混蛋。




  张继科憋出个笑,提着保温壶的手用力,他保持着一贯的身为马龙代言人的分寸,”我会转告他的,玘哥,龙仔他...他也有自己的苦衷,等他想通了,自然会跟我们说的。“




  ”算了,知不知道都一样。“




  陈玘拍拍张继科的肩,笑得有些无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随他去吧,我还得回去给队里训练,就先走了.....继科,你就多担待着点。“




  也没法再睡觉了。




  张继科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瘫在沙发里出神,黑色眼睫雾煞煞颤着,他有些不甘心,凭什么他马龙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能得到大家的惦记?偏偏他还得违心帮马龙圆谎。时隔多年的宛如连体婴儿又被拴在一起,除了席卷重来的厌恶,还有不知所措的胀气般的危机感,马龙能夺走他什么呢?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能夺走他什么呢?胡思乱想显然不是他张继科的风格,先把刘国梁交代的这事搞定,从此康庄大道各走各路各找各妈,井水不犯河水。




  一回生二回熟。




  张继科这次去马龙家顺路多了,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手里这两个明显有损他帅气形象的保温壶,整得跟知识青年三下乡似的,俗气。




    不过这回他运气显然好多了,刚上楼梯口就撞见提了一袋子药的马龙正掏钥匙呢,平时注重形象的男人就随便套了个外套,里面还是稀松平常的条纹睡衣,再怎么紧要关头也是服服帖帖的铁刘海软趴趴焉着,本就不显年龄的男人更显稚气了。张继科觉得好笑,没法空出手就干脆提着保温壶撞了下马龙的腰,揶揄发问,”怎么?奶包,你刚偷情回来啊?“




  马龙这会儿见到他连基本的好脸色都不给了,头痛的皱眉,冷冷瞥他一眼,”没空跟你玩,滚一边去。“




  嘿,这话厉害了。




  张继科更来劲了,打量着装药的袋子,笑得更讨人厌,”跟谁玩这么激烈呢?还用上药了,浪荡不羁的单身父亲你行啊你。“




  ”狗崽子,别乱咬人。“一记儿童退烧贴砸他脸上,马龙有些疲倦,声音还哑着,“崽子病了,我忙着呢,少来烦我。”




  一听是戳心窝的小崽子病了,张继科脸上的笑挂不住了,他跟在马龙屁股后面火急火燎进了门,把保温壶往桌上一放,就往儿童房里钻。马龙看傻了眼,冷笑,瞧他这股子热络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张继科是崽子亲爹呢。




  小孩估摸是那天尿床着了凉,小脸红扑扑的,往额头上一摸,明显过高的温度。该是被张继科的大动静吵醒了,崽子半睁着黑亮亮的眼睛,盯着张继科笑,声音又软又黏,跟他那混账爸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偏偏一个让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一个让他恨不得拿着枪往外赶。




  “狗崽子叔叔......你又来看我啦~”




  张继科直接往床边席地而坐,伸出只胳膊有一下没一下拍着崽子的被子,眼神温柔的能装下个游泳池。他确实是喜欢孩子,一直以来都是,就连死对头马龙的孩子,他也来者不拒,甚至近乎偏爱。




  “我来看你乖不乖,崽崽乖的话就带崽崽出去玩,不乖的话.....就把崽崽你爹扔外面去喂大灰狼。”




  粉嫩嫩的小娃娃皱了下鼻子,笑得眼睛都眯起,“爸爸说没有大灰狼,都是骗人的,而且,爸爸很厉害,狗崽子叔叔打不过爸爸的。”




  张继科在心里骂,狗日的,怎么带孩子的,连个美好的幻想都不肯给孩子了是吧。当然,他也没去想大灰狼是不是归属于美好幻想这一类别里,他只觉得娃娃不好忽悠,并且对他爸有盲目崇拜心理,这点让他很不爽,他喜欢的崽,理所当然就应该崇拜他啊。




  “你又没见我和你爸打过架,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爸?小家伙,你爸爸当年可是我的手下败将,暗地里还偷偷崇拜我!”恶意篡改事实的男人没有丝毫心虚,像极了狗血八点档里为爱不择手段的男二号,开始杜撰理由,“我是不是比你爸黑?通常从肤色就可以看出来谁比较厉害,长得白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崽子闷在热乎乎的被子底下咳嗽,刚要回答就听见他爸在外面喊,“狗崽子,这两壶什么东西?你是不是投毒了?”




  张继科摸摸崽子软乎乎的脸蛋儿,大声吼了句,“玘哥让我带过来的,不吃拉倒。”外面没声音了,他向崽子挤眼睛,小声嘀咕,“你那糟心的爸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小崽子没理他,还绞尽脑汁在想上一个问题呢,他扒拉着张继科的手指,鼻音很重,”我喜欢美国队长,队长也是白的,可是队长是好人,长得黑的坏家伙们都打不过他,爸爸也是白的,可是以前比爸爸高了好多的那些坏叔叔们来欺负爸爸,全被爸爸赶走了,在崽崽心里,爸爸比队长还厉害!“




  比马龙高的坏叔叔们?张继科敏锐的划重点,他听到这些字眼有些坐不住的躁动,问,”那些家伙为什么要欺负你爸爸?你爸借高利贷了?“




  四五岁的娃娃哪能知道高利贷是个什么东西,小崽子一张脸都皱成团了,他气愤地哼了声,”他们想亲爸爸!!!哼!“




  被这句话震得半天说不出话的张继科没忍住细想,一个带着孩子和omega生活在国外的alpha,居然会跟一些属性不明的男人们搅在一起?话说如此,他确实没在屋子里见到过崽子妈妈的存在痕迹,不说马龙,就连从崽子口里都不曾提起过他妈妈,难道是这家伙私生活不检点,和那个omega分开了?还是说,从一开始这个omega压根就没存在过?




  他就知道,马龙真不是个东西!就为了这种可有可无的理由抛弃球队,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仅仅是猜测就让张继科暗沉着脸怒火燃烧,正巧马龙进来给崽子换退烧贴,弯下腰时宽大睡衣也松松垮垮垂下来,肌理结实的胸膛一览无遗,色泽美好的乳尖乖巧的随着 那人的动作晃动。张继科心头一股火,只觉得那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肉体烦人的很,他恶狠狠掐了把马龙的腰,把马龙往后面一扯,抢过那人手里的退烧贴,这力度重的马龙都痛呼出声,骂,”狗崽子你发什么神经!“




  张继科头也不抬,反倒像憋足了劲反击,”滥交狂,负心汉,你没资格当崽崽的爸爸!“




  这话是一把刀,直截了当正中马龙心窝。




  他沉默着站在那里,像一座石化的雕像,而后,这雕像碎了,又成了百毒不侵的马龙,他朝着张继科的后腰毫不留情狠厉一踹,冷笑着,言辞间透着股刀锋血气的味道,”我没资格?你懂什么?张继科你他妈懂个屁!我比谁都有资格!“




  马龙这一脚是真狠,又是在本就有腰伤的后腰,踹得张继科痛出一身冷汗,他拧着眉,反身一扑,不甘示弱一拳打在马龙腹部,阴狠着脸,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这股火是从何而起了,”你还有脸说!为了个女人跟队里切断联系,谁有你狠啊!那群傻逼叹气难过的时候你他妈在男人身上浪呢!谁他妈玩的过你马龙啊!“




  ”听你放狗屁!从小跟人玩这一套的不是你张继科吗!“




  左脸也挨了一拳,火辣辣的痛感冲击神经,张继科喘着气掐住那人的手腕,使劲一压,发尖都扎在马龙额头上,这姿势说是干架却过于暧昧了,暧昧的两人怒气交织的眼神都开始变质,张继科唇角开裂的伤口渗出的血滴在马龙的唇上,殷红的血珠渗着粉嫩唇瓣的纹理蔓延,张继科气昏了头想去咬那得理不让人的嘴巴,他确实咬了,咬的还不轻,把马龙的下唇都咬破,渗出血。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张继科掐住马龙手腕的力度越来越大,他贴在马龙耳边,马龙的体温很高,几乎要烫伤他,张继科愤怒的像头脱缰的狮子,”要不是你从一开始就为了几个球对我阴阳怪气,如今我也不会落到这种要跟我最讨厌的人绑在一起的境地!“




  ”没错。“马龙这种时候还在笑,冷静的,残忍的,笑,”我讨厌你,我从头到尾都讨厌目中无人的你,你能讨厌我,真是太好了。“




  以往相看两相厌的漫长青春岁月里,他们没机会,也欠缺一根导火线,让他们撕破脸皮互相撕咬,所以,哪怕到了最后马龙离开的那一刻,张继科能记住的,也只有这人假装羞赧的笑容,手心里拔掉的柔软纤密的睫毛,球场上主宰者般的冷傲,以及最让他上火的,暗地里讽刺的俯视他,叫他狗崽子。




  马龙这句话仿佛是弥补了多年来的缺憾,将他们的明争暗斗添上了笔墨浓重的一划,也给了张继科致命般的迎头一击。




  张继科有些短暂的迷茫,他觉得他一直在等这么一句话,彻底宣告他们的关系,然而等到了这句话,鼓风机狂暴般的寂寥吹不满他的心脏,他带着失望和快意的冷漠,说,”你这个虚伪的骗子。“




   他们陷进了循环的黑洞,挣扎着,又回到原地,继续演戏,粉饰太平,娱乐大众。




     哭声打断了黑洞的扩大,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不约而同跑向了哇哇大哭的小崽子。马龙一摸崽子的脸就变了神色,低头要去抱孩子起来,不知是不是干架太费力气,他虚晃一步头昏脑涨,旁边的张继科看他半天没动作,也冷着脸推开他,连着小被子把孩子抱在怀里。




  ”温度太高了,得去医院。“




  马龙也难得的没把孩子抢过来,只是雷厉风行的把证件和病历往包里一塞,衣服也没换,跟在张继科身边急冲冲往停车场跑。




  不言而喻的默契。




    一瞬之间收起所有的恩怨是非,张继科从后视镜瞥抱着崽子的马龙,从未有过的慌乱和紧张,他突然体会到,这小娃娃对于马龙的意义,能攥在手里的绝不撒手,这孩子,是马龙的命。





评论

热度(119)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咯咯咯哥哥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3. 三水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终于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