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18

坂田小春卷:

——abo)ooc)输了




  路虎车里只听见孩子的唧唧喳喳。




    没坐到大飞机的崽子很失落,摇着马龙的手臂,一脉相承的奶音,问:”爸爸,我想艾德了,为什么我们不坐大飞机?是因为你和狗崽子叔叔要结婚吗?“




  马龙假寐瘫着,轻轻揉弄崽子的脑袋,道:”嗯,都是因为他我们才坐不成飞机。“




  ”哦.....那狗崽子叔叔跟我们一起回去不就好了吗?“




  ”崽崽,我们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不会再回去了,知道吗?“马龙挪了下位置让崽子的头靠的更舒服,伸手把那本被娃娃玩的折出好多皱褶的小红本抽过来,内页照片里的两个男人相依相偎,他笑了声,竟觉得自己那张脸假的晃眼。平平无奇的一天下午,预想中的恬淡爱情不见踪影,他草率地、平静地、不动声色地签订他的未来。




  崽子失望的叹气,小手儿揉着脸蛋,问:”爸爸,那我们现在去狗崽子叔叔家吗?“




  ”不是。“像是触碰到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马龙唇角的笑徐徐绽放,连声音都放轻:”我们现在去见一些对爸爸来说很重要的人。“




  红绿灯的间隙,在繁忙车流中穿梭的行人,仿佛连时间都变得掷地有声。




  张继科听到这句话没忍住从后视镜偷瞄马龙,那人的笑意在空气渗透,连带他的心情都好起来。




  重要的人,也包括他吗?




  马龙是多眼尖的人,打从张继科瞄他的第一眼开始就发现了。他也懒得点破,谁知道这家伙心里谋算什么呢。手往前一神,修长手指几乎要挨到张继科的脖子,惊得alpha条件发射缩脖子,他声音懒懒:”手机给我,我要教崽子认人。“




  


   ”说话就行,别动手动脚......“




  在他面前放荡不羁的alpha突然冒出守身如玉的话,马龙眼瞳都稍稍收缩,饶有兴趣又把手指往张继科后颈蹭了蹭,这回儿alpha更干脆,单手摸出手机解完锁前所未有的豪爽直接塞到他手里,苦大仇深皱着脸,”给给给,别来烦我,开车呢。”




   大概是洁癖犯了。




   马龙也不甚在意张继科偶尔在他跟前小小爆发的洁癖,直接点开相册,霎时视线充斥各种匪夷所思角度的自拍,糊得看不清脸的崽子连拍,他撇撇嘴,虽然这人明显侵犯了自家儿子的肖像权,马龙却也没删。手指往上翻,唰唰出现许多曾经近在眼前的熟悉面孔,每一个,每一个,都是心底瑰宝。




  “爸爸看!是狗崽子叔叔!”




  崽子凑近屏幕,指着一张合照里笑得傻不啦叽的张继科,又停在旁边的中年男人脸上,惊奇大叫,“啊!是小抽屉伯伯!”




  马龙这会儿不否认了,笑着纠正崽子的称呼:”这是秦伯伯。“




  沦落成司机的张继科来了兴趣,套崽子话:”崽崽,为啥这个叫小抽屉伯伯呀?“




  崽子童言无忌啥话都往外说:”爸爸房间有个小抽屉,里边放了好多好多奖牌!还有好多好多相片!可厉害了!不过爸爸怕崽崽弄乱抽屉,老是...老是不让崽崽开抽屉玩儿!“




  在马龙微笑凝视下发言完毕的崽子成就感Max。




    ”里头肯定有我的照片吧~“




  这话脱口而出连张继科都稍微一愣,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天真爽朗的崽子回答干脆:”没有!“




  这脸打的可真疼。张继科决定闭嘴,不能在马龙明目张胆的嘲笑声里再做这种蠢事。




  




  马龙做起事来专注且认真,连教孩子称呼这种旁人看着简单到不行的小事都一丝不苟。




  一大一小,挨在一块儿。




  马龙指着照片念:”刘伯伯。“崽子跟着念:”刘伯伯!真胖!“




  “肖伯伯。”




  “肖伯伯!咦!没有头发!”




  ”陈玘叔叔。“




  ”陈玘叔叔!胖胖的!“




  再接下来的许昕叔叔方博叔叔樊振东叔叔等众多青年才俊叔叔无一例外地没有逃过胖的定义。




  马龙眉毛都快抽搐了,盯着崽子瞧了半天,确实是亲生的啊,这谜之审美到底是遗传还是后天因素?难道比他壮的都叫胖?老父亲着实搞不懂自家崽子的审美了。




  他指着张继科,准备来个鉴定:“崽崽,狗崽子叔叔咋样?”




  喜笑颜开的崽子:“超级帅!”




  你这视力是跟你许昕叔同款啊?!




  马龙按捺住把崽子塞回肚子回炉重造的冲动,把崽子抱到腿上,表情温柔的能开出花:”待会儿他们见到你都会很开心,爸爸做错了事,对他们做了狠心的坏事,所以崽崽等下要帮爸爸去安慰这些伯伯叔叔,好吗?“




  张继科从后视镜看见笑着的马龙。




  并不脆弱,也无胆怯。是去赴多年之约的从容难耐,眉目隐隐有星辰迸裂。




  心脏突然就被无形之中狠狠攥紧。




  疯了般想过去抱抱他。




  崽子蹭着他爸的脸,听话点头:”爸爸,我们说对不起就会好的!没关系的!“




  也不知道这五年这两人是怎么过来的。




  马布里太懂事了,让张继科无法避免想到年少时的马龙,过于早熟的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他是......如果他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崽儿,绝对不会让他包括他的omega受一丁点苦,要是他真的是——那个alpha就好了。




  直到下车时张继科整个人还被这种惊天动地的想法讶的无法可说。




  小区门口人不多,马龙抱着崽子用脚尖轻轻踢了张继科一下,问,”东西拿好没?刘指肯定会在楼下等,我们就这么进去啊?“




  张继科像是恍然惊醒,定定瞅他半晒,薄唇轻抿,一言不发。




  男人稍稍比他高,睫毛划出一小片阴影,霎时间倒有些不像在他眼里那个狂妄轻慢的alpha,稳重起来。




  ”爸爸。“




  崽子突然叫了声,他趴在马龙的肩上,笑嘻嘻的,朝张继科伸着小手儿,黏黏糊糊又叫了声,”爸爸,抱~“




  千般厌恶万般否认敌不过这软软一声爸爸。




    张继科往马龙靠近一步,面对面单手把崽子抱了过来,另一只手极其自然的牵住马龙的手,手掌温热,十指相扣,他应了声欸,朝马龙笑笑,音色低沉:”走吧,咱们带崽子回家。“



评论

热度(56)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咯咯咯哥哥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