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獒龙】易守难攻 03

坂田小春卷:

*可能我也脑子有病吧




不久后就来了电,整间屋子灯火通明。




将近两点,肖队的电话打进来,张继科压了压被马龙翻身动作掀开的被角,蹑手蹑脚到阳台接电话。组里的人在那头吵吵囔囔要他出去吃宵夜,肖战也不阻止,笑着问他要不要出来。




张继科揉揉鼻子,余光瞄向半掩的书房门,压低声音,”马龙这小孩在我家睡觉呢。“




肖战莫名其妙:”那就让他睡呗,他下个月都要满十八了,难不成还要你陪着睡觉?“




张继科叹口气,”我琢磨着他怕黑,我怕下半夜又停电,要是马龙醒了没见着人,肯定会生气,这小胖子精着呢,指不定怎么给我下绊子。“




肖战那边应该已经在夜宵摊开始点东西了,方博故意靠近话筒嚷嚷,”我师兄接了个案子就修身养性准备当后爹啦?张爸爸,有娃了连撸串都不给面子了啊?“话音刚落,就听着方博喊了两声痛,紧接着肖战笑吟吟的接过话,”没事,你早点睡吧,好好看着马龙,别让他出岔子。“




他这师弟肯定又被肖队进行大力揉脸搓圆圆了。




张继科憋笑,应着,”行,肖队你明白别忘了得打个电话给马龙父母说明一下情况。“




挂完电话,又在阳台吹了会儿冷风,张继科眼皮子打架,也困得不行,撑着精神去洗了个澡,洗完发现浴巾内裤通通没拿。浴室的毛巾架挂着两条毛巾,一块大的一块小的,还用中性笔龙飞凤舞写上马龙两个字。他想起马龙窜到浴室挂毛巾,男孩子脸有肉,鼓鼓的,特别像小时候养着玩的仓鼠。毫无愧疚之心的用了马龙的毛巾,闻起来还有沐浴露混着洗衣液的香味,足以勾起男人好奇心的味道。




张继科把浴巾往下身一包,耸耸肩,就是可惜了,味道主人是个倨傲高冷的胖子。




这么一想想,都要性冷淡了。




临睡前张继科去书房巡视,房间亮堂堂的,他琢磨着明天要给马龙买个小夜灯。许是刚换了新环境,马龙睡的不怎么安稳,蜷缩在床边缩在一团,被子因为翻动只盖住肚子,及膝睡裤几乎卷到大腿根,白嫩滑腻的大腿紧紧夹在一块儿,半边小腿挂在床外,缺少安全感的可怜样子,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掰开那双紧闭的大腿里头会是怎样的婀娜风光。




马龙稍稍皱着眉,睡得很辛苦的样子。




张继科目光一触到小胖子微颤睫毛就打住脱缰的色情联想,他狠狠拍了自己后脑勺一巴掌,觉得对一个小胖子意淫的自己真是太禽兽了。脚步抵在门框,他又挫败的叹口气转身走回去,把马龙的被子摊开,随手从箱子里摸出条男孩子的白色内裤,穿着有点勒,他也懒得回卧室拿了,把马龙脑袋底下的枕头抽出来自己枕着,舒舒服服摆了个姿势,床实在太小了,任凭张继科怎么把马龙往里面挤两个人还是挨得紧紧的。




马龙从小到现在的档案他全看过,父母做生意,小学开始就在学校寄宿,成绩中上,品行端正,在那件事没发生前,也就是个在放在人群里不起眼的高中生。




也就奇了怪了,这样一个普通男孩子,到底哪里能让臭名昭彰丧心病狂的杀人犯盯上?




房间太安静了,男孩子平稳绵长的呼吸就在耳边一起一伏,光裸手臂挨着他的肌肤,不算热的温度。




张继科转头看睡熟的马龙,大概觉得冷,马龙睡梦里皱着包子脸翻了个身,乖乖巧巧缩到张继科这个大型热源身边,额头碰着他的胸膛,呼吸间扫的他下腹躁动不安。是伸开手就能抱住的距离。他盯着马龙白的透光的鼻尖好半天,才移开视线看天花板。




他想,真是太久没发泄了,过两天闲下来要去找个女人。




这气息撩得他实在痒,张继科把马龙的脑袋往旁边拨,手往下摸到软软的小肚子,像是Q软顺滑的可口布丁,黏着他的手不放。他捏了两把马龙腰间的肉,突然有点上瘾,弹琴似的从小肚子顺着脊椎敲敲捏捏来到肩胛骨,稍稍拱起的背像蝴蝶的羽翼,掌握在手也掩盖不住的斑斓。




”小胖子。“




张继科敲了一下马龙的背。




”小坏蛋。“




张继科掐了一下马龙的后颈。




见人没有丝毫醒的迹象,张继科的恶趣味又冒出头了,他把手搭到马龙缩在一起的大腿上,指尖熟门熟路撩开宽松短裤,年轻男孩子滑腻肌肤像是刚做好的奶油面包,每一下触碰都能让他塌陷。离大腿根还差半个手指,张继科突然觉得有点热,继而兴致也败得差不多,欺负一个睡着的小胖子,也没什么好玩的。




手刚要抽回来,手腕却突然被人死死扣住,掐的很用劲,青葱十指都泛着白。




猛地睁开眼睛的马龙恶狠狠死盯着他,瞳孔空洞枯乏,条件反射的抗拒和自我保护,再过两秒,瞳色转深,咬牙切齿吐出一句话,”别碰我!“




像是用尽全身气力说完这句话,马龙呼吸急促大口喘气,是溺水的人,把自己淹没在水里。




张继科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坏事了。




他压制住明显被情绪噩住的马龙,伸手拍拍那人的脸,声音坚定稳当,”是我,马龙,我是张继科,我是保护你的人,这里没人能伤害你!“




被子都被反应激烈的马龙踹到床下,张继科没办法,捞着床尾那床毯子把人严严实实裹住抱进怀里,下巴抵在马龙微微颤栗的脑袋上,亏得他高大,能把人抱个满怀,好言好语一通抚慰。




”没事了,马龙,这里很安全,别怕,别害怕,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被裹在毯子里的男孩子神色阴鹫,眼神满是杀意,张继科毫不怀疑,如果现在递给马龙一把刀,马龙能砍人。




过了两三分钟,怀里的马龙才渐渐镇定下来,浑身湿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他从毯子里露出半张脸,湿漉漉刘海贴在额头,连睫毛都泛着水光,他声音闷闷的,”对不起。“




张继科心里那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他也没放开手,就着搂抱的姿势挪了下屁股,把马龙夹在双腿中间抱着,冷着嗓音,”那三天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马龙缓过神倒不慌张了,扯着嘴角绽开个笑,风轻云淡的,慢吞吞仿佛在说别人的事,”做了像你一样的事呀~“




这话惊雷般在脑子里炸开,张继科脸色越发恐怖,”到什么程度?做笔录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男孩子的眼睛黑黝黝的,因为出汗白里透着粉,张继科便不敢想下去了。




马龙把脸埋回毯子,靠着他的肩膀,带着点鼻音,软软糯糯,”张警官,我跟你说了你能保密吗?“




张继科手挨在他脑袋,揉弄他的头发,眸色深沉,”好,但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得到他的承诺马龙才慢悠悠伸出半个脑袋,单眼皮稍稍上翘,唇角逐渐浮现快意的笑,不覆他第一眼看到戴着耳机看电影的普通少年,过于高深莫测了。




马龙的声音还是掺了牛奶和碳酸饮料的少年音,听过一次便印象深刻。




”他打完我就会摸我,我实在太恶心了,那三天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为什么他不立马杀了我。后来我就想通了,既然他不杀我,那就让我杀了他吧。你知道为什么这阵子他销声匿迹了吗?“




像是对张继科错愕的表情感到好笑,马龙歪着脑袋,表情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甚至带着笑,他碰碰张继科放在他头顶的手,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又继续说下去,”因为我拿刀捅了他,他的手估计也不能要了,要是等到你们这些废物警察来救我,我大概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张继科愣了会,突然直勾勾盯着马龙问,”你是谁?“




马龙还是笑,自顾自钻到床里边睡好,打了个哈欠,语气无辜又天真,”张警官,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是马龙呀~“




操他妈的。




张继科头大的按住太阳穴,瞧着马龙怡然自得躺好继续睡,实在很想现在就去揪个医生过来,有没有搞错,连环杀人犯已经够他烦了,现在连唯一幸存的受害者都疑似脑子有病,他是警察,又不是精神病院院长。




真他妈够呛。



评论

热度(38)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