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易守难攻 4

坂田小春卷:

——现代au*张警官和小肥崽


04

早晨。

两个挤在一米五小床睡觉的男性总会发生某些尴尬的生理反应。

张继科昨晚原本还死撑着不敢睡,怕马龙这胖子等他睡得不省人事,又玩人格分裂去厨房拿把刀把他肢解了。光是想象第二天肖队带着整组人马来到他家清理凶杀现场的场景,张继科就刺激到不行,脑海里仔仔细细一丝不漏把马龙的个人档案又过了一遍,怕自己漏了啥蛛丝马迹。

想破脑袋也没发现半点异常,张继科自暴自弃,改天得带小胖子去精神科转一圈。

小胖子倒是乖乖巧巧挨着他睡得安稳。

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睡着了,再醒来,已是天色大亮。马龙这小孩儿被他挤得贴住墙壁,满脸阴沉瞪着他,眼眶泛着红,看来是瞪了有些时间了。而每个男人在早晨必要刷刷存在感的器官正抵着某个柔软挺翘湿润的部位。

都是男人,顶一下有什么关系。

张继科有起床气,压根不在乎马龙的怒意,闭上眼皮准备继续睡,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挨着别人内裤的感觉也太他妈真实了吧?

迷迷糊糊里张继科突然想起,昨晚他嫌马龙这小孩儿的内裤把他勒得够呛,顺手脱了内裤睡的。

所以现在这状况是,他把人清清白白一个高三生挤在床里边,还恬不知耻用某个器官雄赳赳气昂昂顶湿了人家清白男孩子的内裤?

操,太禽兽了!

禽兽得他睡意全无,在马龙伸脚踹他前自发滚下了床,大咧咧露着鸟儿坐在地板上,揉揉睡意惺忪的眼,“意外,纯属意外,是你昨天自己要拉着我睡的。”

男人声音沙哑,像极了情事过后的后遗症。

马龙捂着屁股咬牙切齿瞪他,“那是我让你用那东西顶·····碰我的?!”

张继科是谁啊,重案组见惯大风大浪人精里精挑细选出的精英人物,不以为然站起身挠挠后脑袋,眼神扫到男孩子明显拱起的那一团,笑道,“年轻人还是挺精神的啊,这可真怪不了我,我倒想给鸡儿放个假,本能不允许呀。”

马龙讲不赢他,气的拉高被子一头闷进去,可惜生着气声音还是软糯得紧,总是像无理取闹的撒娇:“张继科!你!你给我滚出去!”

看着冷漠倨傲的小胖子脾气还挺大。

这么一看还挺正常的眉清目秀一个男孩子。就是胖了点。

张继科觉着昨晚说不定是马龙被梦噩着了,毕竟这么年华正好前途无限的男孩子怎么可能出现人格分裂呢,指不定就是伤后综合症。

他慢悠悠踱步到马龙床边,隔着被子哄人般拍了两下,“龙崽,你赶紧起床换衣服,不然要迟到了,我开车送你去学校,好了,我滚了啊。”

被子里捂着的小胖子好像更生气了,狠狠踹了几下被子,用力过度露出半截滑腻小腿,又火急火燎缩回去捂着,似乎还用鼻音重重哼了声以示抗拒。

张继科觉得好玩儿,又去撩拨马龙,伸出一只手往被子上戳戳点点,恶趣味笑着,“龙崽?龙崽?我要滚了,你不出来看看?”

马龙故技重施伸脚踹他,却被张继科抓着细瘦脚腕拖了出来,头发乱糟糟塌着,因为闷在被子整张脸都泛着红,眼眸都漾水光,咬着下唇冷冷看他。

“我要申请换保护人!”

“行。”
张继科一口答应下来,掐了把马龙的脸,笑吟吟的走到房门口,又说,“是被我保护还是被关禁闭,你自己选吧~”

话音刚落,一个枕头狠狠砸中他刚刚站的位置,张继科想着小孩儿郁卒的脸就心情大好,多好玩啊,这个年纪的小胖子,真是世间瑰宝。

张继科是不做早餐的。

以前孤家寡人到局里随便蹭点就好,现在他养着个正是长身体的高中生,不吃肯定是万万不行的。翻箱倒柜搜出包泡面,一看保质期,还差三天过期。现在不吃,更待何时。

等他泡完面,穿好校服的年轻男孩子才出现在客厅,看到桌上的泡面后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你···我···我们早餐就吃这个?”

张继科扣着衬衫扣子,纠正:“不是我,是你。”

马龙皱着眉,意图做最后的挣扎:“我们不能在路上买早餐吃吗?”

张继科稍稍歪头,最上边两颗扣子还没扣上,端的是英俊挺拔,他用着哄孩子的语气:“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泡泡面,你不吃,我也会硬压着你吃下去的。”

刑警哄孩子的方式真是好别致好新颖。

马龙脸色一变,光亮下白的反光,像个年画里走出来的白胖小人。他自然不知道张警官给他用的比喻句,只念念叨叨坐下来把泡面吃了,吃之前是见谁都冷傲,吃完后却春回大地了,自个儿乖乖背着书包在小区门口等着张继科的车。

张继科摇下车窗,喊,“上车。”

马龙站着没动,微微有些恶劣的笑,“才不,我要走路去,万一我出事了,你也逃不脱责任。”
张继科翻个白眼,硬是把警服穿出了嚣张跋扈,伸手朝马龙挥了挥,轻描淡写道:“哦,行,你走路吧,你学校也不远,走路就一两个小时吧,年轻人多锻炼是好事。”

后视镜里的小胖子有些懵逼,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憋着气又从书包掏小本本出来。

张继科晾了他一会,又把车倒回去,这次不用喊了,马龙动作迅速的打开车门坐了上来,冲着他仰下巴,说:“司机,开车呀。”

张继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马龙这小胖子太好玩儿了吧?!


昨晚他们组在局里熬了通宵,张继科到了办公室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他开着局里的车,没敢把马龙送到学校门口,只在附近让他下了车,盯着GPS定位安全到了学校才开车回公安局。

张继科负责的这个案子是连环杀人案,凶手作案时间不固定,作案对象大多为十几岁的少年,作案手法复杂,但每一个案件无一例外是虐杀。而马龙,是唯一一个在凶手手里活了三天的幸存者。男孩子被凶手关在郊外一个废旧仓库,在凶手外出时逃出仓库晕倒在附近马路,幸运的被过路小车救起。

医院检查结果没有太过严重的外伤,做笔录时也得不出任何有利信息,马龙从始至终都被蒙住了眼睛,既没看到凶手的脸,也没听见凶手的声音。

但好歹是让陷入僵局的案子出现了突破口。

电脑屏幕亮着马龙的档案,张继科熟得都能背出来。想来想去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肖队,肖战估计也醒着,接的老快,问他马龙怎么样了。

据张继科对他们肖队的了解,一般人哪能让他这么上心,他直言不讳就问:“肖队,马龙到底是什么人?”

肖队笑的豪爽:“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小子,我也不瞒你,马龙呀,是秦局长的侄子,家里就他这么一个独苗苗,宝贝着呢,出了这档子事,着急的不得了,所以你可得给我把人护好了。”

张继科心里有了底,又问:“我还有个问题,肖队,马龙除了这次事故,以前还出现过档案上没写着的重大事故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肖战顿了下,像是在回忆:“但我好像听老秦说过,这孩子小时候被欺负过,但具体是个什么状况我也不清楚,是马龙有什么问题吗?”

“不,目前还没出现。”

张继科挂了电话又开始琢磨,再观察几天看看,要是真有问题,估计也瞒不住他。


评论

热度(29)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