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19

坂田小春卷:

——abo*ooc*你猜我喜欢不喜欢你




  孩子是生命在世界另一个延续。




  马布里胖手儿搂上他脖子时,张继科跌宕不安的心霎时间就定下来,他喜欢孩子,却从来没这么迁就疼爱近乎是宠溺的对待一个小娃娃,何况娃娃还顶着马龙的姓。也许冥冥中真有天意,马龙就该跟他纠缠不清。




  马龙走在他身侧,崽子的吃里扒外像是叫他伤了心,冷着脸也不逗崽子玩,一门心思往前走。




  眼见拐了弯就要到刘国梁住的那栋楼,紧紧攥着的那个人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凉意自骨髓侵透。张继科看他半垂眼脸,宁愿他止步不前,也不想看他仿佛上刑场般颤巍自责,俨然已经忘记自己前一分钟还在责难这人阴险冷漠。




  崽子的脸捂在围巾里,乌黑圆润一双小鹿眼盯着他,嘟囔:”我们要记得说对不起~一定...一定要记得呀......“




  利落把手松开,张继科解开崽子那条毛茸茸的白色围巾,抿着唇把还带着热度的围巾往马龙脖子绕了一圈,这会儿捂在毛线里露出乌黑一双眼的人变了,嘴唇被围巾堵住连带着骂人的话都嗲声嗲气,”傻逼!我又不冷!待会崽崽又给冻感冒了!“




  还倔呢,瞧他那不敢见人的怂样。




  张继科暗骂,面上没好气又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温热指腹碰到马龙的脸,像是被烫到般狠狠弹开,话语都显得虚势:”让你围着你就围着!崽子都四五岁了,挨点冻还能增强免疫力呢!“




  马龙沉默着盯住他看。




  初冬的空气冷且伤,仿佛说句话都是从咽喉间戳刀,他把想说的话吞进去,只说:”狗抓耗子瞎操心。“




  张继科可不是放过任何反击机会的男人,鼻尖蹭蹭崽子的脸蛋儿,亲昵的喊:”小耗子。”




  崽子奶声奶气:”狗爸爸。“




  马龙深感欣慰,崽子至少智商还是随亲爹,没白养。




  




  风大,刮得眼眶都红。




  楼底下等着两个人,两手揣在兜里不停迈着小步子,显然等挺久了。见着他们走过来,正在抽烟的alpha赶紧把烟掐了,急忙忙捋两把袖子,仿佛这样就能把烟味散掉似的。小跑着迎上来的两人被风吹得脸色苍白,偏偏眼瞳盈盈闪亮,停在马龙面前,露着稍显拘谨的笑,道:”教练等你们好久了。“




  我们也等你很久了。




  Alpha的眼睛这样告诉马龙。




  愧疚从潮水般袭来的疼痛蔓延,扼住咽喉,他喘不过气也说不出话,只是沉默着,像许多年前打完比赛后给了两人一个拥抱。




  稍纵即逝。




  他抱得很用力,全身气力都用在这太过笨拙愚蠢的祈求原谅方式。




  ”对不起,我说谎了。“




  即将到来的清冷黄昏在许昕一如既往的笑颜染上色彩。




  许昕轻轻回抱这个强大美丽的师兄,无数回忆烟火般绽放,他的师兄就站在宽敞明亮的体育馆,拿着小狂飙,低声跟他说话,温柔眉眼覆盖住领奖台上的沉稳冠军,他想起他们三剑客时代,身着镶嵌国旗的战袍,手牵手迈开一个豪气万丈的时代。




       他的师兄,就算是omega,也能站在世界巅峰俯视众生。




  所以不要道歉,不要卑微。




  他笑得爽朗:”欢迎回来,龙队,不醉不归!“




  陈玘也笑,手掌拍着马龙稍显单薄的肩膀,道:”上去吧,大家都等你呢,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都在呢。“




  




  ”陈玘叔叔~许昕叔叔~“




  安静旁观的崽子一见自家爸爸眼眶半红急了,在张继科怀里挣扎着下了地,小短腿呼哧呼哧跑到陈玘腿边,两手一伸搂紧了,可怜兮兮:”你们原谅爸爸吧!求求你们了!“




  奶娃娃本就长得好看,委屈唧唧更讨大人欢心。




  陈玘当即就被萌的不行,弯下腰想去抱崽,手一碰到崽子的小胳膊就突然停住了,皱皱眉朝许昕努嘴,说:”我刚抽烟了,手上身上有烟味,你先抱着,我待会回去洗了手再抱。“




  许昕求之不得呢,大手一捞把崽子就捞进怀里,边往楼上走边逗崽:”宝贝,你想要我们原谅你爸爸,待会进屋就得把叔叔伯伯们都亲一遍~知道吗?“




  话音刚落,白嫩嫩的崽就霸道强硬捂住他的脸吧唧亲的倍儿响。




  许昕被亲的神魂颠倒七荤八素,就差捂着心口摇他师兄胳膊喊,太可爱了!你和继科生个十胎八胎让我们给你们带孩子吧!!师兄!!!




  陈玘不甘示弱也把脸凑过去,崽子一视同仁捧着他的脸吧唧亲,手法娴熟老道,一瞧就没少跟着他爸看欧美大片。




  前头两个人逗孩子逗得乐不可支,后头气氛沉闷顶着爱情长跑模范夫妻名号的两人表情木然,只有在前边人回头时才极其默契挤出个恩爱笑容。




  张继科能感受到马龙在紧张,他轻轻勾起手指挠了挠马龙手心,字也不好写,悄摸比划了一个歪歪扭扭的五角星。




  手指擦过他手心掌纹,所有旖旎心思尽收其间。




  他不会承认,看到马龙为他举动稍稍愣神,喜悦快把他淹没。




  




  熟悉的那扇门打开后投射出明亮灯光,马龙突然觉得一直以来的逃避是那么不堪一击。




  也没有多少人,除却站他们前边的陈玘和许昕,客厅里摆了一桌子菜,刘国梁、秦志戬和肖战正坐在一块儿聊天。厨房里樊振东和方博像是在洗水果,发出嘻嘻的笑声。房间门没关,王瑾领着孩子们待在房间里头看书。玄关处的鞋架还是五年前那个,旧了却干净,上边摆着两双新买的拖鞋,相亲相爱依偎在一块儿。




  有着烟火味的小日子。




  他一直以来梦想的生活,在经历绝望后再一次明晃晃展示在他面前,触手可及。




  ”教练,我们回来了~“




  许昕抱着孩子先进去,回头催促他们,短短几步路陡然成了通向虚无缥缈生活的天梯。




  ”回来啦?去洗个手过来吃饭。“




  刘国梁朝他挥挥手,三个中年人勾肩搭背坐上餐桌,笑着让许昕赶紧把崽子领过去给他们抱抱。




  厨房里头的樊振东端着碗刚洗干净的水果,嘴里还咬着个小番茄,探出半个身子喊他,”龙哥,快来快来,我给你开热水!“




  倒是方博一个飞窜从厨房闪现到许昕手边,二不拉几傻笑着摸摸崽子的脑袋,左瞧右瞧,哄孩子:”宝贝,快给你方博叔叔抱抱~“




  仿佛这空缺的五年从不存在。




  仿佛他从来没有撒过一个弥天大谎。




  所有人都在,等着远行的他回家吃饭,而领他回家的那个人,突然也就变得不那么讨厌。




  何其有幸。




    马龙恶狠狠揉了把眼睛,洗手池哗啦啦开着水,他真的,突然就有那么一种放声大哭的欲望,最终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操,就你这自理能力还照顾崽崽呢,洗个手都不会。“




  站在他旁边的张继科终于看不下眼,眼神是嘲讽,手上却仔仔细细把人两只袖子认真挽好,一折,两折,折却内里炙热饱满一颗真心。




  房间里没有冷冽寒风,马龙终于能把戳在喉咙口那把刀拔出来,他冷静淡然垂着眼看张继科线条优美的手臂,问,”张继科,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评论

热度(67)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呜噜噜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