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23

坂田小春卷:

abo)ooc)命中注定小玫瑰




  一夜无梦,难得好眠。




  就连睡沙发的张继科也难得起了个大早,宿醉弄得他头重脚轻,一想起昨晚的事却又开心的止不住笑意,好歹也算有身体接触了不是。




  卧室装修简单素雅,灰蓝色绒被中间拱起一团,马龙的脸都闷进了被子里,只冒出一撮小短发。这样睡觉也不憋得慌,张继科撇撇嘴吐槽,踮着步子半跪在床边,小心翼翼掀开被子一角好让男人脸露出来,约莫是被子里太暖给熏的,半边脸被压得有些红印子,另一边却白里透红好看的很。




  以前骂过无数遍的小白脸现今都打落囫囵肚里吞,张继科把被子往他下巴处叠了叠,眼神在微翘睫毛流连忘返,他怎么就现在才发现,马龙长得真是好看?




  明争暗战时不觉得,逢场作戏时不觉得,这人一言一行都被他埋汰到骨子里,如今他着了道,眼睛还是那双眼睛,看人却不同了。




  他真真觉得马龙是世界上最好看最独一无二的omega了。




  ”别动我......“




  张继科的手弄得还睡着的马龙有点痒,他迷迷糊糊把脸向下都快埋进枕头,软糯声音染着起床气,不知是在撒娇还是在发脾气,”我要再睡会儿...昨天箱子没搬......你去把箱子搬上来......不要再吵我!"




  冬日阳光羸弱,照得绿茸茸一盘仙人球闪着光。




  嘴上应着好,却还是把马龙的睡姿掰正了,压好被角,连平时不闻不问的仙人球都拎着小水壶给他浇了把水才把窗帘给拉上。




  等马龙睡到自然醒也快十点,床头柜放着杯柠檬水,枕头边齐齐整整放着套换洗衣物,他一时有些分不清身在何处,还是说,张继科他家请保姆了?




  马龙冲完凉到客厅沙发坐着发了会儿呆,方才在镜子里见到的暗色吻痕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默默整理好思绪,心头有了主意,在他切除腺体前绝不能再跟张继科意乱情迷互相解决了,这人是个实力强大的alpha,在床上真发狠标记了他,他也没有还手之力。




  厨房里男人在哼歌。




  马龙歪着脑袋往厨房瞄,腰间系着围裙的Alpha背影宽阔,肩胛骨是展翅欲飞的蝴蝶,薄线衫盖不住的性感。脚上的棉布拖鞋是卡通兔子,耷拉的粉色耳朵随着那人轻快愉悦的脚步一上一下。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张继科,骨子里透出的慵懒随意,一心一意的真挚,跟记忆里爱欺负人的毒舌小痞子形同各异。




  ”你醒了吗?想吃什么~荷包蛋和素面怎么样?“




  张继科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




  ”都成。“




  马龙有些不自然的收回视线,无处安放的落在茶几上的立体相框,里边装着里约奥运会捧奖杯那张照片,个个意气风发,他瞧着这些笑容却陌生些了,毕竟太久,太久没有这样让人欢天喜地的事儿了。




  独独到他那,脸隔着玻璃被涂了个大黑点还画了叉,用脚趾头都能想出谁能做出这种事。




  马龙从茶几下边翻出只马克笔,以牙还牙照着张继科的脸添了两只狗耳朵。




  热气腾腾的面摆上桌,三两葱花,些许碎姜。




  马龙闻着味都觉得饿,用筷子搅拌匀便吃起来。他吃相很好,没一丁点狼吞虎咽,反而有点像猫咪舔水的可爱。肚子饱了,思维也就活了,马龙突然放下筷子,迎着张继科闪闪发亮的眼睛皱皱眉,道:”我们既然已经有了合作关系,我觉得现在说清楚比较好,在我们结婚这段期间,把对对方的要求提出来,做个口头协议吧。“




  张继科翻个白眼,小声嘟囔:”还是不说话可爱......“




  马龙卷着最后一口面吃掉,又把筷子放平,露出谈判时的冷静持重,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第一,同居期间不能以信息素为诱饵发生任何性关系;第二,婚姻期间不干涉对方私生活;第三,马布里还是得跟着我姓。“




  张继科只觉一盘冰水当头浇下,总算明白他跟马龙之间,他进,马龙便退。




  听到最后一个要求喉咙口都发涩,马龙就剩下唯一的崽子,他怎么能,怎么会跟他抢,马龙现在就算是要星星,张继科也得想破法子去给他摘。




  张继科装着无所谓耸肩:”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我没兴趣跟你抢孩子。“




  马龙露出点惊讶的表情,大约没想到张继科突然间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怀疑道:”狗崽子,你是不是又在暗地里搞什么阴谋?“




  ”我是那么过分的人吗?!现在是特殊时期!以后咱俩可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天天住一起还斗来斗去多累啊,你不嫌累啊?“




  这个理由倒是合情合理。




  马龙轻轻扯开个笑,伸出手,”说的也是,那以后,合作愉快。“




  清脆的击掌声。




  确认存活。




  确认他们被迫成为同盟的现实。




  天气太冷,马龙听着张继科的声都冒着寒气,alpha低着脑袋,苦笑般,搓了搓自个的手掌,说道,”合作愉快。“




  




  把东西拆袋彻底搬进来前,两人先给刘国梁打了个电话去接崽子。




  崽子在电话那头笑得可甜可开心,黏糊糊喊,”爸爸!爸爸!我也有自己的球拍了!刘伯伯说我可以自己给它起名字~你快来快来!你来了我再告诉你~“




  马龙对着电话颇感失落叹口气,深觉崽大不中留,万事皆可拐。




  张继科偏头一看这人上车后就拿着手机打电话,安全带也没系,歪着身子探过去打算给马龙系安全带。距离瞬间缩进的亲密,额头低下去甚至能擦过马龙柔软下唇,张继科感觉到这人突然间绷直身子,难得惊慌的瞪大眼,一手盖住手机压着嗓子怒问:”张继科!你这个骗子!不守信用!“




  安全带扣进去的声音。




  张继科懒懒直起身坐回驾驶位,桃花眼暧昧风流,坏笑着:”交通安全,人人有责,你想到哪里去了?“




  知道自己误会了的马龙脸色青白,没好气掐了把张继科的腰。




  ”走呀!“




  




  他们到后刘国梁已经带着崽子在楼下等,背着小书包的男娃娃怀里抱着球拍袋,骑在小木马上给他伯伯唱歌。




  临走刘国梁拉着马龙又聊了会天,不外乎聘请教练的事,后边又说到马布里,语重心长说道这孩子天分很高,必能成大器。




  马龙看了眼突然表演平地摔的小崽子,他自然有想过培养,但这么小的孩子还没分化,他真是怕了,怕到头害的自个的心肝宝贝又是一场空。




  ”随缘吧。“




  回去路上崽子兴奋的东扯西聊,平时上了车就爱抱着奶不撒手,今天却出奇没闹着要吃东西,只宝贝似的抱着那个球拍袋,神秘兮兮冲他爹说,”爸爸!你猜猜小玫瑰叫什么名字!“




  哎,马家怎么就出了个傻崽。




  马龙配合演出的想了想,说道:”益力多?“




  见最崇拜的爸爸都猜错,崽子更加得瑟,扬着小脸哼道:”错了错了!爸爸真笨!益力多是我爱喝的酸奶!“目标转移到张继科身上,”狗爸爸猜~“




  张继科演的都能拿奥斯卡,绞尽脑汁才爆出个答应,”龙小五?!“




  这个答案成功赚的马龙白眼一枚。




  崽子这才骄傲得意的宣布正确答案,”是小玫瑰!这样子世界上唯一一朵小玫瑰只属于我啦~!“




  马布里最爱的童话故事是《小王子》,睡觉前马龙没少给他读,他还记得刚读小班的崽子回来,奶声奶气跟他说,爸爸是他的玫瑰。




  因为玫瑰是星球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现在崽子有了小玫瑰,算不算注定要进这一行?




  张继科从后视镜看见粉妆玉砌的小娃娃,笑着问,”崽崽,改天爸爸带你去打球,用我的蝴蝶和你的小玫瑰决一胜负好不好?“




  崽子高兴的眼发光,掰着手指头。




  ”嗯!一言为定!“




  马龙余光一瞟,一大一小,黑眸温润,竟生生看出七分相像。忙安慰自己,一个德行惹得祸,俗话说,相由心生,跟血缘没半毛钱关系。



评论

热度(91)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Chick_Arlene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