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04

坂田小春卷:

——abo*ooc*来玩捉迷藏吧*带球跑*419*崽子助攻


——给崽子取名的你们都是认真的吗?笑死系列hhh我的读者都不是什么正经人hhh考虑了一下,目前还是叫崽子比较适合,也有几个名字挺喜欢,后面应该才会用到,谢谢你们~中秋快乐~




直接揭破的犯罪现场。


马龙心安理得把手从张继科眼睛上移开,道,”你睫毛上有脏东西。“


张继科的目光落在马龙指尖的纤细睫毛,大概刚睡醒还有点懵,表情虽然凶狠,眼神却乏力的很,“噢...我还以为你这姿势是要玩偷亲恶心我的把戏...”


事实证明,五年后的张继科也没多大长进。


典型的长年龄不长脑子。


马龙拎起个玩偶往他脸上呼,冷着脸,“醒醒,张继科,那是在恶心我。”


“那试试看到底是恶心谁。”


还懵着的张继科就势伸手按住马龙的头往下一拉,突如其来的失重让马龙没蹲稳,再一瞪眼,两个人已经唇贴着唇了。


柔软而润泽的唇瓣,相触后紧密贴合的诡异感,扑在脸上的灼热呼吸。


马龙只觉脑子里一阵轰鸣,而后怒气无可抑制上了头。他猛然站起身步伐不稳往后退了几步,手指按着唇,眸光阴沉,“张继科,别不分地点场合人物乱发情,也不嫌慎得慌。”


沙发上的男人眯缝着眼看他泛红的唇,好半晒才又翻个身,把脸捂在玩偶里继续睡。唇上传来的酥麻蔓延到了心底,心脏像出现故障的机器,猛然一震,仅仅是因为一个算不上吻的肢体接触。


张继科皱紧眉,迷迷糊糊,这种感觉,该是恶心到骨子里了。


“起来,狗崽子,你还要在我家赖多久?”


“不起。”


“......我报警了,非法入侵民宅,等着被拘吧。”


“你再吵我又要恶心你了。”


几分钟前张狗崽子恶心人的举动还历历在目,马龙沉默了,权当养了条流浪狗,眼不见为净。他走到卧室帮小崽子准备换洗衣物,估摸着下午天气凉,又把手里的短袖换成了长袖。这一翻才发现,去年的衣服给小崽子穿确实是有点小了。以前没带过孩子还不了解,现在亲自带了就知道,小娃娃一年一个样,个头长得飞快。


马龙想,该给小崽子买衣服了。


他去客厅拿小袋子装衣服,随眼一瞟,沙发上没人影了,围裙孤零零躺在木质地板。人终于走了,马龙感觉舒坦多了,哪想下一秒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就响起来,还伴随着张继科低沉磁性的声音,混杂水声,半分都没这是别人家的拘束。


“奶包,帮我找套衣服,要全新的。”


马龙停顿半秒,又认认真真把衣服折好,塞进小压缩袋,收拾好把包一背,就要撒手走人。


“你就不怕我把你家房子拆了?”赤身裸体的张继科边擦头发边大大咧咧走出来,匀称结实的胸膛还湿漉漉滴着水,顺着线条优美的人鱼线滑进胯下,胯间鼓囊一团轻微摇晃,明目张胆,无法无天。他的眼睛还染着轻蔑的笑意,靠近马龙,“还是说,当初瞒着队里和omega搞上的你,对alpha也来者不拒?”


如果说以前张继科对他是单纯的厌恶,现在,则是莫名夹杂了不甘心。


尽管这份不甘心深藏在嘲讽和蔑视的表层后面。


马龙一向是个敏锐的人,他冷静,缜密,谨慎,利用那双眼睛勘破对手的路数,不点破,也不说破,只用实际行动从令如流将对方一击必杀。他感知到了张继科的敌意,今时不同往日,马龙已经不再是与张继科并肩而立相提并论的那个传说。


张继科还是那个张继科,马龙却不再是那个马龙。


一个是遥遥天际耀眼明亮的星辰,一个是陨落谷底黯淡无光的引子。


谁知道他张继科在想什么呢?狂妄自大站在顶端的骄傲alpha,谁知道他有什么心思。


马龙眸色渗水,得知自己怀孕时天崩地裂的绝望,亲手将自己的运动生涯葬送的痛心,异国他乡摸爬滚打的孤寂,逼迫和从前一刀两断的自己,他张继科懂什么呢?


为了不让梦里的传奇沾上一丁点污水,努力的,拼命的,狠心的,一个人在谷底挣扎生活。


他早就不再具有当张继科对手的资格。


张继科不该放声大笑吗?这比以往更甚的敌意又是怎么回事?


管他呢,这都不是他该关心的事。


对从无边黑暗熬出来的马龙而言,若真要比较,给小崽子买衣服这件事更为重要。


 


”你的身材的确很带劲,如果你是个omega,我指不定会操你,但很可惜,我不玩人兽这么重口的把戏。“


游刃有余,语气轻佻,马龙甚至还伸手掐了把他的胸肌,眼睫半垂,盯着他的屁股,笑,“狗崽子,屁股不错。”


反被调戏的张继科暗沉沉瞧他,骂了声我操,绕过马龙准备去卧室翻衣服,”有机会试试谁的屁股更棒。“


马龙追上去拦住他,再一瞧,才发现张继科擦头发的小毛巾是崽子专用洗脸巾,右下角的小熊脸都揉皱了,他蹙眉,”你用我崽的毛巾擦头发?你有恋童癖啊。“


”是不是全天下的老父亲都像你这么敏感?“张继科翻了个白眼,”我纯粹不想用你的毛巾擦。“


”......算了,我去给你拿衣服,你就站这别动。“


马龙妥协了,先翻出套全新的衣服,转眼又看到旁边换下来没洗的衣物,坏心思就冒出来,拿着那套两天没洗的衣服就去给张继科了。


他们俩身型差不多,T恤穿着刚刚好,更何况马龙的品味一向比张继科潮,这人穿出来再戴上细边眼睛活脱脱一个正人君子。


两人一起出了小区,张继科还不停抬手臂使劲嗅身上衣服的味道,马龙这人焉坏焉坏的,指不定会在衣服上喷杀虫剂。嗅了几下,也只闻到清浅恬淡的奶香,他半信半疑,嘀咕,这肯定不是新的,竟然拿洗过的衣服来糊弄他......


在家里一耗就耗久了,马龙刚上车,幼稚园老师就打电话来催他去接人了。


他这电话还没挂,就见张继科十分自觉打开副驾驶门坐进来,还腆着脸挥手示意他开车。


马龙一心扑在崽子身上也懒得管他了。


幼稚园要刷接送卡,马龙刚走到崽子班门口,一直扒在窗户上翘首企足的小崽子就兴奋的冲过来抱大腿了。


腿上的团子长睫毛一扇一扇,嘟着嘴撒娇,”爸爸,我好想你~“


崽控老父亲瞬间心尖都开出花了,手一拎就把崽抱进怀里,蹭蹭脸,哄,”崽崽今天乖不乖呀?下次可不能尿床了。“


小崽子捧着爸爸的脸亲,奶声奶气,”老师跟我说了,床单不防水~“


马龙笑着给小崽子换了套衣服,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就把崽子放下来,让他自己走路。三四岁的娃娃,得要多走路,身体协调性才好。


才牵出来,小崽子就兴奋的跳起来喊,”爸爸!是狗崽子叔叔!!好神奇啊!从广告牌里出现了嗷嗷嗷!!!“


张继科听到这名字第一反应是狠狠瞪了马龙一眼,再笑着迎上去,他笑起来英俊亲和,看在小娃娃眼里更是欢喜。他弯腰把小崽子搂了个满怀,道,”宝宝,得叫继科叔叔,叫了叔叔带你去吃超级好吃的甜点。“


水嫩灵光的小崽子眼睛滴溜溜在马龙和张继科身上来回转,最后叹口气,委屈的喊了声,”狗崽子叔叔.....“


马龙露出了胜利者的欣慰笑容。


怀里的娃娃简直越看越喜欢,张继科在心里吐槽,奶包竟然能养出这么可爱的儿子,真是没天理,肯定百分之九十都遗传了那个omega。


”别抱了,让崽崽自己走。“


马龙在后边面色不善拎着包,张继科在前边心花怒放哄着自己崽,怎么看怎么怪异,又不是两口子。偏偏张继科喊不听,逗得小崽子呵呵笑。他忍无可忍踹了张继科一脚,压低嗓子吼,”让崽子自己走!“


张继科转过脸来却仍是笑意盈盈,跟他肩膀挨着肩膀,道,”龙,待会带崽崽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有记者?“


马龙也绽开笑颜,余光不易察觉的扫视四周,十几年的逢场作戏,这方面默契度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街那边跟着呢,给他们拍点想拍的东西再回去吧。“


马龙都快笑得出火,满脑子都是回家得好好给小崽子洗个澡。


小崽子软趴趴勾着张继科脖子,天马行空一顿说,”叔叔,我爸爸可厉害了,能背着我做俯卧撑!嘿咻嘿咻嘿咻做好多好多个!!!超人都没有我爸爸厉害!!!“


张继科嘴里应付着小崽子,抽出只手推开店门,”对对对,你爸爸最厉害。“


他走到柜台点了两份拍黄瓜,服务员端过来的时候,马龙笑里面的嫌弃都快溢出来了。


”我崽怎么可能喜欢吃这种低级的东西?他挑食的很,只爱吃肉。“


”那可说不定。“


几分钟后,马龙僵着笑盯住面前大朵快颐的一大一小,手里的筷子硬生生被折断。


小崽子拿勺子扒拉着盘子里的拍黄瓜往嘴里塞,两边脸鼓得像只毛茸茸的小仓鼠,还不停眨巴着眼向爸爸安利,”爸爸~好好吃~我喂你吃一个好不好~“


旁边放大版的同款仓鼠也得意附和,”龙~我也喂你吃一个吧~“


拗不过崽期待的眼光,马龙张开嘴一边吃了一块,动着腮帮子狠狠嚼,心里盘算,将来一周只买黄瓜,非让崽子吃腻不可。


好不容易催着赶着回了家,张继科在小区门口就下了车,笑着亲亲小崽子的额头,眼光温柔,”改天叔叔再带你去玩~“


小崽子捧着他的脸,凑上去吧唧一口亲的响亮,笑呵呵,”崽崽好喜欢狗崽子叔叔~舍不得~“


马龙心里不是个味,偏偏又不能发作,还得笑着把崽子抱过来,”没事,下次再让叔叔带你去玩。“


小崽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戳戳他爸的脸,问,”爸爸,离别吻还没给!“


”?“


”叔叔要走了你还没像崽崽一样给亲亲的!!“小崽子义正言辞,昂首挺胸又吧唧亲了他爸一口,”就像这样的!!放学时老师也会亲亲我的!!“


张继科大笑着揉了揉崽子的头,饶有兴趣瞟了眼黑下脸的马龙,道,”崽崽,这是要互相喜欢的人才能做的。“


小崽子失望的垂下眼,粉嫩嫩的脸瞧起来可怜又可爱,他掰着自己的手指,问,”那爸爸不喜欢叔叔吗?叔叔也不喜欢爸爸吗?“


两颗心都化了。


异口同声哄孩子,”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


马龙目送张继科同样仿佛吃了屎般离去的背影,捏了把崽子的脸,在心里骂娘。



评论

热度(113)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干了这瓶82年的鹤顶红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3. 十三年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