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獒龙】易守难攻 02

坂田小春卷:

*张警官,你的小肥崽已上线~




单身男人的公寓出乎意料的整洁。




马龙站在略显空旷的客厅看着张继科呼哧呼哧把他的箱子嘭的扔到地上,而后抹了把汗瘫在沙发上,心安理得的使唤屋子里的另一个人:”龙崽,快拿杯水给我。“




马龙没理他,小跑着去检查刚被张继科粗暴对待的行李箱。本来就坏掉的轮子变本加厉都快掉下来了,男孩子有点生气,步子哐当跑到饮水机那,水桶上放着个奇丑无比的马克杯,马龙看看饮水机,又瞄瞄一步之遥的鱼缸,里头养的四五条金鱼正愉快的对他吐泡泡。




”喏,给你水。“马龙面不改色把杯子递给张继科。




口干舌燥的张继科对这小胖子的听话倍感欣慰,接过杯子一口闷,完了还心情大好强制性的撸了把小胖子的妹妹头,”龙崽真乖~“




挣扎无效。




马龙放弃了效果甚微的挣扎,暗自在心里数着数,果不其然几秒后张继科就放开了他,砸吧着嘴,皱紧眉头嘀咕:”这水是不是过期了?怎么一股子鱼腥味?“




反射弧还挺长。




马龙冷着脸把头从张继科的手掌抽出来,认真回答:”不知道,也可能是你好几天没刷牙。“




”这不可能!“张继科瞪着眼睛,掷地有声,”我可有洁癖!“




马龙哦了声,背着自个儿的红色小书包转移话题:”我困了,我睡哪?“




他穿着张继科的拖鞋,鞋子大了,走起路啪嗒啪嗒像个小孩。屋子是典型的独身公寓,马龙敲敲主卧的房门,问:”是这里吗?“




青年半抬起的手臂袖口半挽,线条优美,指尖的方向落在主卧隔壁的小书房,”你睡那。“




接下来小胖子的举动让沙发上的张继科瞠目结舌,看着蠢心思却能绕十八个弯。




面对自己的归宿马龙明确露出了嫌弃的眼神,装作不轻易窥探张继科有无站起来的迹象,而后把书包背好,拖着他的行李箱就往主卧钻,鞋子跑掉一只也不管,一门心思奔小康,迅速反锁门后还气势汹汹吼了句:”我才不睡小黑屋!“




张继科简直要给他鼓掌了。




在他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后,小胖子还扒着他的床试图抗争不公命运,严肃正经的用着那拖后腿的奶音抗议:”你这是虐待未成年人!我可以告你的!“




张继科一手捏着马龙后颈,另一只手环着马龙的腰,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的柔软滑腻。他使了点劲把不停挣扎的马龙扛到肩上,直起身时往前趔趄一步差点摔个狗吃屎。张继科气沉丹田,憋着骂,妈的,这小胖子,真他妈沉。




手也往人屁股上一拍,屁股肉多,挨着就是一片闹心的软。他拿出成年人的气势凶:”再动把你扔出去!“




小胖子不动了,被张继科扛到书房放下来也不吱声,随手把刘海扒拉好,眼神倨傲,堵着气呢。




书房里七七八八的东西都被张继科请走了,瞧着也不算太小气。他把孤零零躺在主卧地板的小书包和箱子拎进书房,瞅着生闷气的小胖子头痛,真是有代沟,张继科组织了一下语言,好声好气道:”不让你睡我房间是因为——第一吧,我房间有资料,第二吧,我有洁癖,不能让人睡我的床,马龙小朋友,你现在正是学习的年纪,书房多适合你呀,古时候那谁还凿壁偷光呢,你看你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多幸福!“




马龙坐在床上瞪了张继科半天,抿着唇讲条件:”你别把我当小朋友,也不能打我屁股,下次你再这样我就回学校住了。“




”还害羞呢?“张继科挑眉,看小胖子要扑上来跟他干架了,连忙正色:”行,不打你,我刚那也不算打,顶多算摸了一下。“




越解释越糊,张继科干脆闭嘴了。




马龙自顾自收拾起行李,一个...两个...三个...,玩偶整整齐齐叠在床头,相亲相爱瞪着圆眼睛与张继科对视。紧接着又是包装结实的手办,一个...两个...三个........




敢情箱子这么重是装了这么些玩意儿?




张继科对着正忙活着往桌子上摆手办的小胖子翻个白眼,觉得他有必要跟马龙说一下规矩,”龙崽,以后你就住在这了,每天上下学我都会送你去,放学你要是跟谁出去玩儿得打电话告诉我,不能夜不归宿......"说着他突然停顿,上下扫了一眼这高冷傲然的小胖子,觉得这个担心是没必要的,又继续说,“你还小,得学着做家务,以后洗衣服扫地都归你,给你的定位器必须随身带着,我的电话一定要接,懂吗?”




快整理完的马龙脱了外套,因为出汗后背都被浸湿,薄T恤黏在白皙肥软的肉上,脸也发着潮,唇红齿白的,像块正在发酵的松糕。




张继科没忍住捏了一把小胖子的侧腰,问:”龙崽,听懂没?“




大概是怕痒,小胖子打了个颤,腰从他的指尖滑开,愤愤然的:”知道了,反正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不会听。“




张继科满意的点点头,又捏了一把马龙的小肚子,感叹道:”最近高中生发育的挺好的啊......“




小胖子忍无可忍踹了他一脚。




差不多安顿下来后已经快十二点,张继科给自个儿泡了杯咖啡,倚在书房门口看马龙铺被子,”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我现在还得去局里加班,你在家把门锁好啊。“




本以为不会受到回应,没想到马龙竟然停下动作一本正经的问他:”你让我一个人在家睡觉吗?“




张继科莫名其妙,”不然呢?“




略显焦躁的马龙在房间转了两圈,抿着唇坐在书桌前翻开小本子重重比划,而后做了个深呼吸,朝他丢了两个字:”再见!“




”哦。“




张继科喝着咖啡,深深觉得自己与高中生的思想已经产生了无法逾越的代沟,胖子的心思你别猜。他把外套穿上,到门口穿鞋,毫无预兆,突然一片漆黑。张继科叹口气,刚想告诉马龙这公寓附近在翻修偶尔会停电,就听见书房噼里啪啦一阵响,紧接着黑暗中绊倒许多东西的小胖子在客厅冲他喊,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慌,偏偏还要强装镇定,”张继科!张继科!......我......我想起案发现场的细节了!你要听吗!“




警察听见案子能有什么反应?还是自己负责的案子?




张继科二话不说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火急火燎冲到马龙身边,急吼吼问:”想起啥了?“




继续装镇定的马龙:”我想去房间说。“




”行。“张继科打着光,发现小胖子赤着脚颤颤巍巍跟在他后边,嫌麻烦的直接搂着男孩子就往房间冲,等到马龙在那光亮和他的迫切注视里钻进被子规规矩矩躺好,张继科耐心都快被耗完,”龙崽,你想起什么了?想起那个人的样子了吗?“




被子里的马龙只露出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看着他,声音闷闷的,”有一点点印象,那个男人,留着胡子。“




”还有呢?“




”你再过来点,我听不清你说话。“马龙的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拍了拍床沿,极其自然。




张继科干脆坐到床边,挨着马龙,从上而下盯着那双乌黑眼珠,”线索还不够,除了胡子,还想起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天花板被手机的光照的明晃晃的。




马龙把脸也埋进被子,恹恹的,说道:”给我一点时间,我再想想。“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手机上的数字跳到十二点二十五分,十分钟过去了。




张继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发着颤的声音,慌张的举动,支支吾吾的借口。




他把被子往下掀开一点,果不其然,小胖子已经睡着了,眼睫毛唰唰覆在下眼睑一层阴影。这家伙,张继科恨恨的掐了把马龙的脸蛋,手劲落到脸上倒轻了。




这胖子,就是怕黑想让他陪吧?




这个傻子。



评论

热度(27)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