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 02

坂田小春卷:

——重发*加了段破车*abo*ooc*来玩捉迷藏吧*没什么进展的2*厌极生爱*带球跑


——谢谢大家昨晚的喜欢和评论!所以!修改前没车也和谐我!哼!气的我飚了段车!




在这个电子网络交织穿插的信息时代,想要扒出隐藏在荧幕底下的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隔天早上,张继科就收到了一份邮件,详细具体的记录了马龙这五年的大小事件,篇幅不长,一目了然。


退役后去美国呆了一年,具体地址不详。隔年回国,搬进三环里的一栋小套间,独自抚养儿子。两年前在孩子所在幼稚园不远处的商业街开了家手办店,准时准点接送孩子上下园,生活作息良好,不曾进入风月场所。周末会带孩子去儿童游乐场所,晚上十点准时回家。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单身老父亲的日常。


张继科吐了口气,直接按下“删除”键,他的眼神泛着金属色的冰冷,五年,退役整整五年,一个视乒乓球为生命的男人居然从未碰过球拍,甚至是任何与乒乓球有关的活动。就连养家糊口,选的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


毫不犹豫就斩断以往的荣誉,马龙这样的所作所为,就好像,就好像现在仍然耿耿于怀的他是个傻子,而那段岁月里被视作为最强对手水火不容的张继科,全然被马龙抛诸脑后,成为他平淡人生里一颗不痛不痒的弃子。


食之无味的早餐。


张继科发现自己的心情明显降到谷底,冒着火苗的怒气噌噌往上涨。柜子上还摆着乒乓球队的合影,他走了几步阴沉下脸把相框拆了,拿中性笔把马龙的笑脸涂得乱七八糟才稍微解气。


他们的合照在网上随便一搜就是一大把,现实中张继科家里压根没一张单独合照。


张继科明白自己心里有执念,尤其是每输马龙一场球,这执念就根深蒂固扎在心口,他想,总得风风光光让马龙在他面前亲口承认他输了才能拔掉。


许多年前,他们的每一场对打比赛,无论谁输谁赢,逮着了机会总得怼对方一顿。


众人眼前赢了的马龙笑的恰到好处,过来抱抱他的背,适当表示出好友的鼓励。只有在休息室换衣服时,还是那个笑,语气却天差地别。


“狗崽子,你又输了。”


张继科黑着脸甩门,气焰嚣张,“小白脸,这是你运气好。”


然后许昕正好路过门口,他听了个尾声,问,“你俩说啥呢?”


一出门又是亲亲热热的青梅竹马,马龙拍了拍张继科的后脑勺,笑道,“我们在讨论刚刚听到了狗叫。”


张继科的笑快腻死人了,搭在马龙肩上的手差点捏碎他的肩骨。


只有许昕还在那摸不着头脑嘀咕,这里哪来的狗啊?你们俩打球打出毛病来了吧?


里约奥运那场对打,成了他们的告别礼。


也成了张继科心头的一根刺。


另一根刺就是醉酒时标记的那个不知所踪的omega。




走链接   搞得胡天胡地都不知道对方是谁的一炮




没有比这还完美的一夜情。


张继科愉悦的去浴室洗澡了,等他出来,床上空空如也,他张继科的东西,跑了。


找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场空。


连他都要怀疑这真是一个梦了。


 


正剃着胡子,刘国梁来电话了,张继科一只手接电话,一只手在满脸泡沫里上下飞舞着剃须刀。


“张继科,你好样的!马龙回来你都没给我个信,真是白带你们了!周末喊他来吃顿饭,就说队里人都在,让他来收孩子礼钱。”


“......他很忙,可能没时间。”张继科选择了比较委婉的拒绝方式。


“那我不管这些,周末我没看见你们俩,我就当没这两个人。”


刘国梁的任性还是一如当年。


镜子里的男人胡子才刮了一半,皱着眉毛不耐烦的很。棘手麻烦的事推过来,在他人眼里,按照他和马龙的交情,这似乎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小事。暴躁的连胡子都不能慢条斯理的刮了,张继科潦草几下就完事,裸着上半身去睡室换衣服。


张继科都能预想到马龙的反应了。


昨天才不欢而散,这会又找上门,这人估计会冷漠疏离的叫他滚。


马龙从小到大都这么讨厌。张继科看着镜子里衣着得体的自己腹诽。


 


隔天果然起晚了。


马龙几乎是从床上翻下来的,他用最快的速度泡好奶粉放在冷水里晾着,再火急火燎把睡眼惺忪的小崽子收拾好,一手抱崽一手捞起书包放肩上,经过桌子旁抄起奶瓶往崽嘴里塞稳,狂奔出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完美。


到达地下停车场,崽闭着眼睛在吧唧喝奶,搂着他不撒手。马龙轻手轻脚把身上的小猴子掰下来抱进儿童安全座椅,插车钥匙时顺便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四十,到幼稚园时间还够,并不会迟到。


开到一半等红路灯的空隙,小崽子醒了,水汪汪的眸子盯着外面的广告牌看,突然兴奋的挥舞着小胳膊在后面喊,“爸爸!看!你看!是气球叔叔噢~那个~在那个超级超级高的楼上!呜哇~好帅呀~”


马龙先瞟了眼后视镜,撇了下嘴,不爽自家吃里扒外的崽,道,”那是广告牌,你们班的小胖子在上面也会很帅,这都是骗人的。宝宝,气球叔叔是坏人,以后看见他要叫狗崽子,听见了吗?“


小崽子歪着头思考,软乎乎问他爹,”可是狗崽子叔叔不在那上面也很帅呀,他还会送我气球,我觉得他是个有点好的坏人。“


马龙要被冥顽不化的小崽子气死了,觉得很有必要把崽的审美拉回正道。


”那是爸爸帅还是狗崽子帅?“


”爸爸是世界上最帅最帅最帅的人!!!“小崽子骄傲的扬起下巴,被夸得飘飘然的单身老父亲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小崽子更得意了,继续爸吹,”我们老师也这样说的!!!“


......


送完崽,马龙又开车往回赶,顺手带了份早餐,每天早上这么折腾也是个消耗体力的活。


叮——


电梯开了,马龙一走出来就看见在家门口玩手机的男人,戴了眼镜人模狗样文质彬彬。


”哟,张先生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他扯出个冷笑,掏出钥匙卡绕过张继科准备开门,他起的早,没整理的头发乱糟糟翘起,低下头露出一截白皙后颈,莫名有份纯真的诱惑。


张继科手撑口袋靠在墙上看着他,也回以一个讽刺的笑,”干你行不行?“


”滚。“


马龙稳稳当当吐出一个滚字,走进屋打算把张继科关在外面,哪想张继科手一推,直接撑开了门,光明正大登门入室。客厅的沙发上摆满了玩偶,张继科坐下去长腿一伸,把整个屋子瞧了一遍,才道,“你这装修风格是儿童风?哦给我来杯水就行,不用太客气。”


谁理你?


马龙提着粉往餐桌那边直接坐着开吃,面无表情把张继科当空气。


“教练说周末让你带上孩子去吃饭,不去就当没你这个人。”


“不应该是没你和我这两个人?”


马龙悠悠然喝口汤,眼眸低垂,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一丝起伏,“教练不这么说的话,你根本不会来找我,不是吗?”


张继科躺进沙发里,轻笑,“谁让我们演了十几年的两小无猜,被绑在一起也没办法。”


“我不会去。”


马龙仿佛要把那碗粉盯出个洞,睫毛扑朔,看起来全然是另一个陌生人。


“你没良心别拖累我。”张继科也仰着头看天花板,“一言不发退役还跑去美国跟omega生了孩子,五年来,一个电话都没有,我要是刘国梁,早就当这样的徒弟死了。”


”那个我确实是已经死了。“


马龙走到他面前,笑得残忍,”你有本事查到我住哪,就应该也知道,我对乒乓球这种东西,早就不做幻想了。现在我有自己的生活,我只想把孩子好好养大,其他的都与我无关,既然我们都彼此厌恶,我请求您,张先生,别来扰乱我的生活。“


时间走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张继科弯腰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摊手笑得无奈,”已经晚了,马龙,这次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女主播的声音甜蜜嗲气,画面正是他们昨天在活动上的拥抱。


“退役五年的乒乓球国家队运动员马龙重新回归大众视线,更是携子出席至交好友张继科的活动代言现场,据网上大部分推测,马龙此次出现很有可能是为了担任国家队教练做准备,而他当年退役原因也跟结婚生子有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操。



评论

热度(93)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Anna_Chick小仙子☀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3. 十三年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4. 昔日夕颜西城归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5.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i靖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推文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