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弟控无罪

坂田小春卷:

预警:ooc!abo!多龙精分!多科精分!作者弃疗!


马龙选角:里约龙    张继科选角:伦敦科    其余已写明


1P


“你没告诉我他还有个哥哥。”


 


马龙皮笑肉不笑偏过脸看着仍旧笑得天真无邪的鸡蛋崽,他的傻弟弟显然没领悟到他话语中浓浓的火药味,一脸兴奋指着对方家长介绍,“大哥!这是科儿的哥哥!张继科!”


 


“我知道。”马龙这下连坐都省了,单手拎起自家弟弟,缓慢动唇,“这婚不结了。”


 


“大哥!你忘了吗!我已经被标记了!”


 


鸡蛋崽一语惊醒悲痛万分不愿面对自家养了十八年的香饽饽被猪拱了的马龙。


 


富丽堂皇的酒店包厢内,本该是欢天喜地谈论一桩好姻缘的双方家长见面会,好酒好菜备上桌,哪想omega那方家长进门来便冷面冷语,好不容易被鸡蛋崽劝着落座,凌戾眼神快把对面的Alpha盯出洞。


 


张奶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凝重气氛透露着谁先说话谁先输的对峙意味,张奶科出于对未来大舅子的敬畏,默默掏出手机给对面的鸡蛋崽发信息——你不是说传说中咱哥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吗???


 


鸡蛋崽瞄了眼对面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巧克力味的未来大哥,不甘示弱——这就是你传说中的成熟稳重英俊潇洒豪车别墅美女环绕的咱们大哥???


 


成,半斤八两。


 


青梅竹马的小情侣暂时决定把这事放一放,在人生大事面前,这算得了什么呢?


 


两人一顿眉来眼去,决定由张奶科先打破沉默:“哥!那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那位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的崽儿他哥,马龙呐~”


 


“我知道。”


张继科的目光全然透着Alpha的侵略放肆,他半带嘲讽扯扯嘴角,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词还是我给他写的。”


 


鸡蛋崽啪啪一通鼓掌,黑眼睛巴巴瞧着马龙,夸:“大哥!你看继科哥出口成章真有文化!”


 


嘿,这小可爱。


 


奶科用鞋尖碰碰鸡蛋崽的小腿,拼命用口型示意——闭~嘴~


 


火急火燎发短信过去——龙崽,你再说下去,咱俩可能就要吹了。


 


马龙冷笑,“是吗?你记性真好,我都忘了。”


 


张继科也懒得继续端着,手指扣在桌面,眼皮子一撩,道:“你的弟弟倒是比你可爱多了,既然两个人产生标记关系,他们俩再过三个月也满十八岁了,不如鸡蛋崽先搬来我家住,等他们成年再办婚礼。”


 


“你们家有个管不住下半身的alpha,我不放心。”


 


张继科抬手给眼神不离鸡蛋崽的奶科后脑勺一记手刀,乍看力道十足,实则落到脑袋上便像抚摸了。他的目光从马龙露出的那截锁骨转移到水嫩唇瓣,笑道,“我教训过了,现在可以了吗?”


 


马龙只扬扬下巴,周身冷艳不可方物,轻声道:“我说的是你。让你弟搬我家里来住还差不多。”


 


莫名躺枪的奶科一听马龙有松口迹象,扭过脸期待兴奋盯着他哥,男孩子长得好看俊朗,就差没在后面摇尾巴,同时火热的还有对面白嫩软绵的omega的眼神攻击。


 


年轻人,精力真旺盛。张继科朝弟弟微笑,尔后在奶科偷笑出声的同时吐出两个字:“不行。”


 


双方一时争执不下,气氛愈演愈劣。


气势汹汹的两个Alpha像是随时准备要撸袖子干一架。


 


鸡蛋崽借口说要上厕所把奶科弄出包厢,两个人愁眉苦脸想对策。他们从初中开始就同一个乒乓球校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自然也是水到渠成。身边有个阳光爽朗的Alpha,鸡蛋崽第一次发情期自然也没忍住,两个人胡天胡地搞得昏天暗地,奶科毫不含糊就把人给标记了。


 


被标记的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自行作出处理,也就有了这一场鸡飞狗跳的见面会。


 


鸡蛋崽绞紧脑汁终于想出个法子,给他二哥魏桥龙拨了个国际长途,终于弄清楚来龙去脉。


 


原来他们俩的大哥早就有梁子。


 


张继科和马龙本来是大学同学,关系也曾好到穿同一件衣服。偏偏这时候出现一个叫苏州龙的beta,当时马龙就一见钟情不可收拾爱上了。但是呢遵循天下好基友都要爱上同一个人的定律,张继科不留半分情面就撬了他墙角。


 


让两人积怨更深的是,张继科墙角还没撬好,没过两天人家苏州龙就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妹妹头琴瑟和鸣形影不离了。


 


马龙这么骄傲高冷的Alpha怎么能受窝囊气???


 


从此和张继科一刀两断,打照面都没好脸色。


 


鸡蛋崽绝望的问他哥:“二哥,你觉着大哥同意我们的婚事有多大把握?”


 


马龙家专出弟控,他大哥没底线宠,他二哥闭眼宠。魏桥龙一听鸡蛋崽可怜兮兮奶音爆发就心疼的要命,赶紧给弟弟支招:“崽儿,你身上带眼药水没?你和奶科进房间前多滴几滴眼药水,进去后两个人什么话别说,就坐在他们旁边盯着他们,嘴唇要颤抖!颤抖懂吗!”


 


挂完电话的两人从书包掏出眼药水,对哥哥主意深信不疑的鸡蛋崽笑得眉眼弯弯。


 


站直身子给他滴眼药水的奶科抖了两下,悄摸摸凑到那人柔软唇边亲了亲,男孩子清脆声音带着点山东口音,像盛夏落下来的倾盘大雨,雨声哗哗砸到心上。


 


“龙崽,你真好看。”


 


沉浸在恋爱的傻子滴个眼药水都笑来笑去,最后强行克制笑意推开地狱之门。


 


魏桥哥哥说的总不会错。


 


鸡蛋崽和奶科眼泪巴巴往自家Alpha哥哥旁边一坐,年轻男孩子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男孩子,黑眸渗水,下唇还因为强忍哭意颤抖着,委屈兮兮盯着你进行无言的申诉。


 


张继科什么感想他不知道,马龙只知道心脏快化掉,接下来的话就堵在喉咙口出不来了。


 


鸡蛋崽一看马龙这欲言又止就暗喜,有戏!


 


火上加油带着颤音喊了声:“大哥……”


 


马龙彻底缴械,脸色发青认命的点头,“行,就住你家!”还没等弟弟们欢呼雀跃,他又阴森森继续接了句,“但是我也要搬过去一起住。”


 


张继科无所谓摊手,“随便,爱来不来。”


 


tbc

评论

热度(38)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柒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