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耳朵

厌极生爱【15】

坂田小春卷:

——abo*ooc*强强互怼






张继科睡到自然醒。


醒来的时候旁边空落落早没了人影,马龙不爱赖床。


张继科半揉眼睛半去翻衣柜,翻了半天没一件眼熟的,脑子里才懵懵懂懂想起昨晚的事。他随手抽了件马龙的衬衫,昏昏然眯着眼穿衣服,被子太窄,两个大男人睡觉随便翻个身都能卷走一半。


后半夜他迷迷糊糊突然醒了,才发现自己是抱着马龙睡觉的。


那会儿已经闻不到马龙身上的omega信息素了,鼻尖撩着的是很淡的沐浴露香味,他脑袋安静的靠着张继科胸膛,脸色被热烘烘的温度熏得几分潮红。


张继科要推开他的手,莫名其妙的,就使不出劲了。


至少,乖乖睡在自己身边的马龙没那么讨厌。


张继科悉悉索索换好衣服出来,客厅里就两个小崽子趴在茶几上画画,大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崽子回头看见是他,小短腿呼哧呼哧就跑过来抱着他,黏黏糊糊喊,“你醒啦!狗崽子叔叔!”       


“嗯……你爸呢?”张继科亲了他一口问。


“爸爸在搬大箱子呢!”崽子用手比划了下,声色并茂,“爸爸说明天要坐大飞机!!”


飞机?好端端的坐什么飞机?


张继科透过透明门窗往院子里瞧,马龙和赵知松正把两个大行李箱塞进车后备箱,一看就是在做出远门的打算。他就算再怎么好奇,也不至于栽到马龙面前多管闲事,搂着崽子开始套话:“崽崽坐飞机走了我就见不着你了,你得告诉叔叔你去哪我以后才能去看你啊。”


崽子眼珠一转,觉得言之有理,把他的灵魂画作折成个小飞机珍重的送给张继科,道:“爸爸说我们要回美国!飞机送给狗崽子叔叔~狗崽子叔叔以后想我了就能坐飞机来看我~”


很久之前,张继科也听过类似的话语,也不是马龙亲口告诉他的。


无论是刘国梁口中还是新闻报道里,马龙一声不吭远走他方,功成名就通通抛在身后。


张继科那时能做什么呢?


他只有生气忿怒,经过空荡荡的宿舍嘲讽的冷笑,甚至在心里抱怨,这个胆小鬼,赢了他就不见踪影,迟早要赢回来。


五年后,他再次经历同样的场景,张继科的心境却截然不同。也许是因为马龙变成了一个omega,或许是天真可爱的崽子弱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可能,是他再怎么不愿相信内心深处却总有那么一个声音,去谴责自己,万一是你搞砸这一切的呢?


万一是你毁了这个人?


马龙推开门走进来,驼色围巾捂住他小半张脸,这人不显年纪,穿着讲究,看起来还像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耳朵尖被冻得白里透红。张继科从前没仔细掂量过马龙的模样,脱去孤高冷艳那层alpha外壳,这个人竟莫名生动起来。


马龙瞪了他一眼:“还不走留着过年啊?“


哦,前提是不开口的情况下。张继科摸摸后颈,以牙还牙瞪回去:“怪不得守寡呢,就你这样谁敢要!“


马龙被他呛得表情能挂住冰碴子,冷眼看他:“用不着你操心,毕竟大龄单身alpha跟我也是半斤八两。“


崽子一双黑眼睛瞄瞄面无表情的爸爸,又瞅瞅脸色发青的狗崽子叔叔,突然哇一声哭了,水汽朦胧,手足无措,“唔哇…狗崽子叔叔…好朋友不能吵架的!爸爸…吵架不对的!“


“没人吵架!没人吵架!”


前一秒还剑拔弩张,下一秒两个人迅速统一战线勾肩搭背,朝崽子笑得其乐融融,异口同声,“崽崽~我们闹着玩呢~”


赵知松发自内心给他们的演技鼓了个掌。


直到把张继科送出门,两人在崽子善意目光的洗礼下亲亲密密,张继科腰侧快被马龙掐青了,他忍住疼痛保持和蔼微笑,拧着马龙腰上一丁点肉,在凡事都要怼出名次已成习惯的两人都快痛出眼泪时,终于踏出大门口。


崽子热情的朝坐进副驾驶的张继科挥手:“狗崽子叔叔~再见!记得来看我啊~”


马龙揉着腰无声用口型比着:哥屋恩~滚!


倚在门口目睹全程的赵知松扯开一边唇角,轻声笑道,“冤家。”


门口四个人也只有紧紧黏着他的艾德听见了,洋娃娃童言无忌问出口,“爸爸,那个叔叔喜欢马龙叔叔对吗?”


“怎么可——”


马龙嫌弃的反驳被猛烈点头的崽子打断,娃娃高兴又肯定:“嗯!我和爸爸也很喜欢他!”


放你娘的狗屁。


经年不爆粗口的马龙真没办法忍了,顾忌自己形象也只能在心里骂骂。


 


回家洗澡的时候张继科特意侧过身照了照镜子,马龙下手真狠,赫然一块淤青。


当年张继科也没输过他。


比赛候场时张继科经常给马龙揉揉肩捶捶背,马龙笑得越灿烂就表示张继科捏的有多重,两个人私下里你来我往互相伤害,下了赛场都是一身青紫。


粉丝还把他们往天上吹,青梅竹马双子星,实力唱将KTV。


还实力唱将呢,张继科冷笑,他塞两朵棉花在耳朵里才能脸不红气不喘夸马龙唱歌像个巨星,真好听。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张继科一想起这些糟心事,就没忍住哼起歌,崽子说的话也开始在心头打转,琢磨半天,他还是打了个电话给私人侦探,亲子鉴定昨天才拿去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他一转念,隔几分钟那边就给他发来一封邮件,马龙这次离开的急促仓皇,直接订了明天的机票。


这次的事波及甚广,离开是个不错的选择。


张继科觉得自己有毛病,放平日里他巴不得放鞭炮庆祝马龙不来碍他的眼,这阵子还是互相看不惯相处下来,他也摸不准自己绕成结的心思。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与否,张继科扪心自问,他都不想让马龙在这个关头一走了之。


这人莫名其妙出现把他的平静生活掀起滔天大浪,从势均力敌相看相厌的alpha突然变成一个隐藏多年的omega,甚至可能是他心心念念五年的那个肉体契合的真爱。


冷风无孔不入,马龙是在寒冷冬日煮沸的一壶烈酒,光凭色泽便呈现出倔强冷冽的锋芒。


张继科怕自己会醉,浅尝辄止,哪想酒香浓烈,余韵悠长,他晕头转脑抗拒逐渐偏离正轨的想法,问了千八百遍,答案自然是否定。


别说是对马龙有感觉,他张继科可是个alpha,对任何一个模样端正的omega都能有感觉。


一夜辗转反复,直至天色泛出鱼肚白。


张继科捂着散发热气的咖啡坐在驾驶室,面无表情透过车玻璃盯着机场门口。他大概也是犯了魔怔,居然在蹲讨厌鬼马龙的点,美黑的钱都砸脑门上了。


与他一同蹲点的还有早早就守在门口的媒体记者,不知从哪散出的风声,狗仔们都想趁着最后的机会挖点东西出来博眼球。


马龙的出现很准时,他是个有条有理循规蹈矩的男人,绝不会出现半点偏差。


张继科坐在车里看着那场单方面的屠杀,紧紧把崽子护在怀里的马龙转瞬间就被闪光灯宠幸环绕,聒噪尖锐的提问,无所遁形的逼迫,仿佛这个曾经为国争光的男人要因为一桩摸不清道不明的隐秘恋情而被袒露在大众面前,没人能帮他。


没有人吗?


张继科攥紧手机,拼命忍住想把那些快要伤到无辜崽子的记者狠揍一顿的冲动,屏幕上亮着许昕发过来的信息——体育局的人来过了,没啥大事,让龙队放宽心。


天蒙蒙的,马龙却白的发光,他蹙眉抿唇,大衣得体,面不改色走在冰刃,以往遇见采访有些不知所措的人彻底融在岁月。在不知好歹的狗仔碰到崽子时才冷冷一瞪,淬的人心里一滞,那双漂亮的眼睛是上好的琥珀玉,垂眸回首间竟让张继科觉得孤独寒心。


亲子报告还没出来,不能轻举妄动,也不能多管闲事。


在崽子怯生生露出半边脸瞧着这些来者不善的大人时,张继科彻底融掉理智分寸,血液窜上头皮发麻的alpha本能,咆哮着催促他要去保护那个omega。


尽管马龙从不需要他保护。


从容不迫破开人潮的alpha信息素咄咄逼人,天生王者高高在上的狂躁暴戾轻易就压制住聒噪人群,黑眸下睨,硬生生逼得人有下跪的软弱情绪。张继科迎着马龙深不可测的眸光径直走到他身边,手臂一揽,那截细腰滑入手里,两个人避无可避黏在一起。


马龙第一反应是挣脱,Alpha的手扣得死紧,不容半分抗拒。


所有人都被张继科极具占有欲的动作惊得失声,众目睽睽之下张继科还没忘绽开个笑,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凶狠坚韧,平地惊雷般,狠狠炸在马龙耳膜。


“孩子是我的。”


像是怕他们没听清,张继科难得露出赛场上那双狠厉的眸光,像头护食的孤狼,“别再问了,孩子是我的,不是私生子,也没未婚先孕。马龙退役是因为国家队不允许队内恋爱,他退役后我们就结婚了,一直没公开是因为不想太多透露私生活。”


马龙惊愕失色,连戏都顾不上演,瞪着眼睛低吼:“你疯了吗?!!”


张继科坦然自若接下他的话,扣在他腰间的手越收越紧,几乎掐的他喘不过气,“我是疯了,龙,我今天就是要告诉各位,我张继科和马龙就是天生一对比肩而立,没人能击垮我们任何一个。”


紧接而来的是疯狂提问和闪瞎眼的闪光灯,马龙被堵得话都说不出,一路仿佛惊吓过度被张继科拉着往机场里边走,一行人进了休息室,马龙二话不说拿膝盖把毫无防备的张继科往地上一拐,气的嘴唇发白:“张继科你脑子有病吧!这事能随便乱说吗!怎么收场!!!”


刚才还光芒万丈的alpha痛的揪起眉,当时张继科满脑子也只有这招,媒体关心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人有多努力多优秀,一段让人浮想联翩情比金坚的隐晦恋情足够洗白了。尽管他也心虚,但至少以为马龙会感谢这个人情,哪想这人不分青红皂白一顿骂,也吼回去:“你就恩将仇报吧!要不是看队里人都为你这事愁得焦头烂额,我才不会接这烂摊子!”


“那现在怎么办!”难得动怒的马龙恶狠狠瞪人。


被挤得够呛的赵知松帮艾德擦擦脸,无奈的笑了声,“还能怎么办,只能把戏演足了,结婚呗。”



评论

热度(69)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